【瑞金/含车】《致命通缉令》(警探瑞x怪盗金)

已获得授权,人设来源于BB太太 @手癌B   人设图和剧情条漫都在BB太太的lof里哦,我要大力吹一吹这个太太!!画风超美!!超美!!!有喜欢瑞金的小伙伴儿一定不要错过,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只是借个设定来开开车,也就是同人的同人,可惜我没写出这个设定的万分之一带感。感兴趣的话请务必去看看原条漫,相信我,肯定会好吃到哭的!!如果有哪里ooc了的话还希望大家一笑而过就好,不要因为我的文笔拙劣就把它们联系起来哦w
 

 

 
 《致命通缉令》
 

 
如果没有遇到格瑞就好了。
 
被绑住双手的那一刻,金的脑袋里只剩下了这么一个想法。
 
 

 
他们被一起锁进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里。他实在想象不出,一间普普通通木屋怎么会有这么惊人的阻隔效果。他清楚地记得在踏进屋子的前一刻,外面还是烈日当头的晌午,可大门关上的下一秒,这里就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连带着那群警察喋喋不休的叫喊,震得人耳膜发疼的风声,都一并隔绝在了外面。
 
啊,所以果然是特殊改造过的、类似于“囚笼”一样的屋子吧。
 
糟透了。
 
不过真要说起来的话,想从这里逃出去其实并不难。绳子是尼龙绳,虽然很结实但是缠绕的手法并不复杂,至少不是麻烦而难缠的龟甲缚。门锁是内置锁头,从外面无法打开,不过随便找根铁丝再多花些功夫就能把锁芯捣坏。这些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装置在他的眼里就像跳梁小丑一样滑稽,毕竟他是Golden arrow,只要他想逃,还没有几个人能抓得住他。
 
前提是,除了格瑞。
 
好吧,在脑子里策划了那么多种潜逃的方法,到目前为止却没有实践任何一项,这其中原因还要归于他自己。格瑞不是别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生活,白天还在同一所学校里念书,晚上就变成了对方的死敌。格瑞知不知道Golden arrow是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居然还蛮喜欢这种感觉。
 
谁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今晚成为彼此的死对头,就像先前明明可以在混乱中脱身的金在抬眼看到格瑞举起手枪的那一刻,霎那间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他是个优秀的警探,这点不可置否。否则他也不会单单凭着那屈指可数的几秒空隙间就反应迅速地冲过来,和同伴们配合着一举抓获了这名怪盗。虽然连金自己也承认,在当时的一片混乱中被制服时,他故意放水的元素肯定也必不可少。
  
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呢。
 
金叹了口气。
 
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牢牢捆住,压抑的气氛几乎要让人窒息,少年活动了一下肩膀,极小幅度地往旁边挪了挪。“你说,我现在是该叫你‘格瑞’呢?还是‘格瑞警官’呢?”
 
捧着书本的银发少年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不回答的话我就默认为后者了哦。为什么不用手铐之类的其他束缚工具?格瑞警官,尼龙绳很疼的。”
 
少年手中的书册翻过一页,微而不觉地扫过去一眼,“那种东西困得住你吗?”
 
“嘿嘿,也是。”模样年轻的金发少年歪过头,像是很自豪一样,扬了扬下巴,“但只要你别给我任何偷到钥匙的机会不就好啦?警官,别用这种绳子了,再这样下去我的手会断掉的,真的。都已经用不上力气了。”
 
狭小而昏暗的小房间里并没有太多可以充当光源的物件,连木桌上闪着微弱光芒的蜡烛都显得有些奢侈。金的眼睛从假面的缝隙中透露出来,被烛火映衬得更加湿润而无辜,格瑞敢肯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太过于了解他,他绝对会直接中了这小恶魔下的套。
 
他低头看着少年,沉默良久,才轻声叹了口气,伸手去把他从帽子里挣脱出来的几缕金发抚到了耳后,面不改色。“金,不要想着再逃走了。”
 
少年装作没听懂的样子,露出了困惑而戏谑的表情,“我没有想要逃走啊。现在坐在这里的是格瑞警官,我怎么舍、得、逃、走、呢?”
 
“我没兴趣和你玩这种周旋的游戏,”格瑞依旧冷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所提升的高度可以让他很好地俯视地上的少年,从他略微破损的假面到沾了灰尘的披风,再到那双已经被甩到一边去的黑色手套,丝毫不差,全部落进了眼底。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调依然四平八稳。“我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我们彼此都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啊……”少年的脸上渐渐敛去了先前傻里傻气的笑容,沉吟了几秒,转而又换上了有些狡黠的微笑,“失败了啊。真是,格瑞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我还以为过了这么久,你那冰山一样的性格能好歹融化一些呢。”
 
“你倒是变了很多。”
 
“是吗?”
 
“不要再继续耍小聪明了,金,”格瑞看着他,不知道是出于哪种想法,淡淡地开口劝了一句:“这里都是警部的人,你逃不掉的。”
 
“唔,也未必吧。”金屈膝坐在地上,脚下稍一用力就站了起来。脚踝被捆绑住而导致身体不平衡,他因惯性向前栽倒,触地的前一秒却被格瑞本能性地伸手一把捞进了怀里。
 
“你看,”小恶魔抬起头,凑过去舔了一下他的唇角,“如果能成功贿赂警署的话,要走也不是不可能吧?”
 
接住他的时候,格瑞就已经后悔了。无论自己再怎么放狠话,身体的本能总是最诚实的。金的第二身份在他被抓住的那一刻就已经曝光,他追捕了Golden arrow这么久,而奇怪的是,在见证这名怪盗的真实身份后,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震惊,反而有种——“啊,果然是那家伙”的感觉。
 
这就是他的破绽。不能说是唯一,但一定是最致命的一个。
 
“格瑞警官,你看起来很心不在焉啊。”得寸进尺的少年嚣张地笑着,嘴唇贴在他的下巴上细细磨蹭。“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如果贿赂了你,你会放我走吗?”
 
“不会。”
 
“真冷淡。”金撇撇嘴,坐在他膝上拉开了少许距离,“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你就不打算念及旧情,放我一马吗?”
 
“你似乎也没有打算放我一马。”
 
话音未落,格瑞扶住他的后背,另一只手飞快地按住了他被禁锢在一起的手腕。骨节被捏紧,金的指骨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在他波澜不惊的眼神中,银发少年从他紧握着的指缝间抽出了一根长针,问道:“不是吗?”
 
“我又不会真的刺下去。”
 
小动作被发现,金觉得有些扫兴。干脆身子向后一仰,直接栽倒在了格瑞撑在身后的臂弯里,他像只突然退了戾气的小兽一般,放软了语气,“你们的人还有十多个小时才会赶来吧?既然这样,趁着这段时间我们来做点什么有趣的事情怎么样?我好无聊啊。”
 
“我拒绝。”
 
“小气,你又没有问我想做什么。”
 
“什么都别想做。”
 
“没劲。”
 
格瑞不再作声。他低垂着眉眼,对贸然撞进怀里的人不闻不问,仍然专注地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书页上。烛火星点朦胧的光芒包裹住他的侧脸,睫毛在脸颊上投射出一小片阴影。随着视线在文字间移动的幅度,那片阴影在皮肤上摇晃不定,金盯着他,不知为何很想凑上去咬一口。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牙齿陷入皮肤的感觉还算不错,至少他的脸比想象中的要柔软很多,金想起了很久以前姐姐烘焙的蛋糕,来到这座城市念书后,他在女孩子中颇有人气,也曾收到过不少亲手制作的小点心,不过都是如出一辙地甜得发腻。他伸出舌尖去舔舐了一下格瑞的脸颊,出乎意料,没什么味道,大抵是因为刚流过汗,皮肤还稍微有些发涩。
 
“……金。”
 
格瑞一忍再忍,没有把他直接从腿上扔下去。
 
“你放老实一些。”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格瑞警官?”小恶魔眼底藏着抹不去的笑意,金色柔软的发丝因前倾的动作而悉数扫过那人的脖颈,有些酥痒。斗篷的扣子已经挣开了一颗,摇摇欲坠的布料勉强遮挡着破碎的西装所包裹的皮肤,明明连领带的结扣都已经乱作一团,却仍然无法把他和“狼狈”这个词联系到一起。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谁都不会发现的哦,警、官。”
 
“……”
 
少年的闭口不答被当成了默认。金的动作变得有些放肆,被紧缚在一起的双腿直接抬起搭到了格瑞的另一只手臂上,他把下巴搁在那人肩侧,凑到他的耳边去低语。“警官大人前几次的失误,并不全是无意之失吧?”
 
“你是指什么。”
 
“要说了解,所有人里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吧?格瑞警官。故意放跑了我这个通缉犯这么多次,说你不喜欢我怕是都没有人信。”
 
格瑞幅度极小地挑了下眉,没有否认,“所以呢?”
 
“所以,”他大胆地整个人贴到他身上,呼出的热气洒在耳畔,带来一阵酥痒的潮湿感。“来试试看吧,在我们两个人之间。”
 
这一次,银发少年没有再犹豫了。两人略有诡异的姿势成了很好的契机,他只是双臂间稍一用力就轻而易举地托起了少年。屋子里相对来说较为柔软的物什只有墙边那张破旧的小木床,雪白的床垫已经落了一层灰,格瑞腾出一只手来把它翻了个面,直接把金扔了过去。
 
尼龙绳被毫不怜惜地扯开,转而换上了冰凉沉重的手铐,西装裤随着绳子一起脱落,假面和斗篷都被撕扯下来扔到了一边,格瑞抬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欺身压了过去。
 
“我赢了,格瑞。”
 
金发少年捧着他的脸,在绵延的长吻中,口齿不清地说道。



防吞链接,指路p2      http://weibo.com/5512812910/Fcmj23HmV?from=page_100505551281291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00023530943




“现在就要走了吗?”
 
格瑞系好衬衫的最后一枚纽扣,扔掉了已经皱巴到不能继续使用的领带。在这间密不透风的屋子里,只凭肉眼观察根本无法判断外面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他打了个呵欠,抬眸看向了已经坐在床边开始打理面具的少年。
 
“嗯。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放过了我。”

用小巧的钥匙打开手铐时,腕上已经留下了几道不深不浅的红痕。少年头也不回,把那顶类似于魔术帽一样的高顶帽扣在头上,理了理头发的鬓角。“两个人一起翘课的话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至少对我来说不是。所以还是稍后在学校见面吧,格瑞警官。”
 
“可惜麻烦的是,你又要因为‘失误’而被上面批评一顿了,对吧?”少年露出轻快而狡猾的笑容,他揉了揉自己还隐隐有些胀痛的腰部,走到了格瑞身边伸手环住了他。“来个短暂性离别的拥抱吧。”
 
格瑞沉默着点点头,无言收紧了臂弯。


“你不能忘记我的身份,格瑞。我是Golden arrow,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无论过程怎么曲折,最终全部都会被我纳入囊中,无一例外。”

金发少年从他的怀里抬起头,因为这样的动作幅度过大,那柄帽子也因此从头上掉了下去。没了帽檐束缚的碎发胡乱粘在脸上,毫无章法。他凑过去,用被汗水润湿的鼻尖蹭过了格瑞的下巴,声音软糯得像只刚得了甜头的大猫。“起码到现在为止我还从来没有失手过,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全世界都是我的。”
 
格瑞不语,低垂着眼眸静静地看着他。少年蕴含了整片海洋的眸子在烛光下熠熠生辉,他嘴角勾勒出嚣张的弧度,眉眼弯弯的模样与记忆中别无二致。
 
“所以,恭喜你,格瑞警官。”

在那支蜡烛燃尽前的最后一秒,金踮起脚轻吻住他,笑着补上了后半句:
 
“现在,你拥有了全世界。”

 
——Fin.——


 
这个算是烂尾了吧……讲真,这篇文我在脑袋中不止一次构造出了大片即视感,可结果还是被自己写成了这个样子,不管怎么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是有点心痛吧……
 
最后我要再大力吹一吹BB太太!!这个太太的主页里有好多瑞金你们快去吃粮啊,保证欲罢不能!!!尤其是那篇警察x怪盗的人设和条漫,我能舔十年!!!

评论(97)
热度(3865)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