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以你为名的光芒》

刚刚发错博客了,重来x

同居paro,盲人金设定
 
是糖!!是糖!!!

深夜六十分产物(虽然迟到了),主题是:礼物。感觉自己好像写跑题了……不过我还是尽力扭转了乾坤,嚼一嚼还能当粮吃【大概x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辛苦主页君了w





《以你为名的光芒》

他在黑暗中摸索,在荆棘中挣扎。

卡入皮肤的倒刺疯狂地撕开血肉,嶙嶙白骨在皮开肉绽中接连挣出,他的四肢百骸传来了蚁噬般的苦楚,鼻尖所嗅的空气里蕴满令人作呕的腥甜。

席卷而来的恐惧让他开始盲目地奔跑,“逃出这里”成为了脑中唯一的命令。本能性向前伸出的手指突然被什么人所紧紧拉住,在如临冰窟的环境中成为了唯一触及心底的温度。莫名的安心感自心底一涌而上,他大喘着粗气,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放松了紧绷着的神经。

那双布满了薄茧的手加大力度,把自己从沼泽一般令人窒息的黑暗中一把捞起。耳边传来了不切实际的呼唤,轰鸣声在刺激着他的根根神经,剧烈的头痛中,他只能扯开嗓子,用已经走了调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大喊:“你在说什么?”

眼前的阿鼻地狱仍然没有褪去,无言收紧的臂弯却把自己划入了绝对安全的范围,在这亡魂丧魄中给予了他最后的倚靠。

虚无凄凉的冷风中,他跌入了太阳的怀抱。




金突然很想去外面走走。

他漫不经心地说出这句话时,格瑞正背对着他站在厨房,手里还忙着刚下锅不久的豆腐汤。
翻腾的热水从锅缘溢出,拍打在玻璃瓷砖上发出了“嗞嗞”的声音,少年拎过干抹布摁上去,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把已经切好的豆腐片悉数倒进铁锅中,动作熟稔得就像这间房子的主人一样。

金坐在客厅安置的轮椅上,悠哉地前后晃动着双腿,一直到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朝这边走来,他才从胡思乱想中堪堪回过神。

他听见了布料摩擦的声音,随后是拖鞋被踢踏到一边发出的声响,轮椅的手推圈被人按动,坐垫似乎抬高了一些。少年愣了一下,立刻伸手去胡乱地向前抓着,旋即便触到了那人温热柔软的皮肤。

“金?”格瑞握住他的手,搁在掌心里细细摩挲。“怎么了?”

“我想出去散步,不想坐在轮椅上。”

看似无理取闹的要求让格瑞不可置否地皱了皱眉,即使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光景无一不是一片黑暗,金也同样能感受得到他此刻的犹豫和踌躇。他收紧指尖,回握住那人的手指,凭着记忆在嘴角扯出了微妙的弧度。“没关系的,格瑞。这不是还有你在旁边嘛,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银发少年蹲坐在他的面前,他想告诉他你笑得真丑,想对他说你其实不用这么努力掩藏情绪,他甚至想要伸手去拨弄他的眉眼教他什么才是真正的笑。可是他没有,伸出的指尖在半空中停顿,接着硬生生转了个方向,原本触及皮肤的掌心一把揉在了少年的头顶。

“走吧。”

金点点头,把身子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他的小臂上,以他为支撑,踉跄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格瑞是金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模糊又隐晦的定义似乎仅仅只能被他自己所信服。距离他彻底失明已经过去了不算短暂的一段时间,也是多亏了这些日子里的数次碰壁与摸索,他终于习惯了用耳朵和嗅觉去代替双眼,最起码,他现在能够根据脚步声判断行人距自己有多远,能根据衣襟上皂角的味道分辨出来人的身份,偶尔饿急了,他还能自己煮个鸡蛋来暂时性填填肚子。

但这样的情况总是少之又少,格瑞往往会打理好他生活中的一切。小到打扫做饭,大到逛街搓背,那个在旁人看来最不近人情的少年总是会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置办得井井有条,时间一久,这甚至很多次都会让金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与以往相比,有没有这双眼睛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了。

可那终归是不一样的。

亲自站在街上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时,他发现那感觉其实和在窗边差不了多少。格瑞把他的五指攥在手心里,随着他步行的节奏走走停停,他听见不远处小贩刻意拔高的吆喝声,听见身后有一群妇女在唠着家常,他听见花园里小孩子们的嬉戏打闹,听见格瑞在轻轻地问他,“金,怎么样?”

他说我很好,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不适。他想说你不要瞎操心啦,总是这么啰嗦会变成老头子的。他翕动嘴唇,却有什么滚烫的液体在声音出口之前顺着脸颊滑了下去,滴到了唇瓣上,金抿了抿嘴,是咸的。

身边的少年更加大力地牵住他,对他说,“金,向前走。”

他依着他的话,继续迈开了步子。脚掌踏过土地的触感华而不实,他机械地前进着,手心里粘腻的汗水被格瑞用指尖一一蹭了下去。


荆棘被利刃劈开,由血液滋养的植物枯萎下去,溃烂在泥土中。嵌入皮肤的倒刺被轻轻拔出,痛觉减缓,无间地狱中一涌而来的温暖取替了颤抖与不安,模糊而熟悉的身影就站在眼前,逆着光对他伸出了手。


金忽然就笑了。人在这世上的活法有很多种,而在这很多种活法中,衍生出的悲剧自然也数不胜数。比如说突然陷入的黑暗,比如说日夜叨扰的噩梦,再比如说他从没有及过格的成绩。

而这些困扰同样也赋予了仅属于他的补偿,比如细腻处理的日常,梦中惊醒的拥抱,还有那些无声无言却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我在你身边”的种种小动作。

他转过头,涣散的目光透过稀薄的空气,凭借直觉,与身边那人恰好四目相对。

“格瑞,我的世界从来都不是一片漆黑。”

他的眸子里有一片海,蕴含了碧波星辰、茫茫白浪。就算他的瞳仁覆了层白翳,也依旧纯粹得直抨心底。
   
银发少年瞥了他一眼,沉默着把他带向了街道的最里侧。疾驰而过的巴士碾过路面,被阳光灼烤的轮胎在柏油路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

格瑞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全世界的嘈杂在那一瞬都莫名安静下来,耳边唯一徘徊着的,只有少年被风吹散的字句。

他说,我知道。

金的双眼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它就在这里,会带着他去看遍大千世界,会作为他的光明陪他度过余生岁月。

以你为名的光芒,是上帝赐予我最棒的礼物。

——Fin——


总算是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完了……写得很乱,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想写一写治愈向的小短篇,却好像写得有些……莫名其妙??

以后可能会找时间整修,总之现在排在第一位的是不能让瑞金的排名掉下去啊啊啊啊

评论(18)
热度(331)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