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潘多拉法则(已检修)》(part 3./双杀手paro)

首章:part 1

上一章:Part 2


想看正面对决的小伙伴们怕是要失望了qwq
什么?卡卡?他超酷的。






《潘多拉法则》



Part 3.

 

 

粗糙的尼龙绳从屋顶一路悬挂下来,荡在半空中摇摇欲坠,年轻人扯着绳子的一端纵身一跃,十米长的收拉绳索瞬间伸长到末端紧紧绷直,他的身体随着微风而前后晃荡着,抬脚猛地踹碎了距离最近的一扇玻璃窗。

“哈喽——!”

无视窗边几人震惊的表情,他借着惯性荡进屋内。台式电脑密集地摆放在各个角落,让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去选择落脚的位置,人数不多的几位工作人员一时半会儿愣在了原地,谁都没有缓过神来,还有人继续悠然自得地抿了口咖啡。

除去玻璃碎片砸在地上的声音,似乎还有什么微不可闻的微弱响动传来。金当机立断附身贴着地板滚动几圈,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耳际飞了过去。地板上凹陷进去的几个小洞还在散着青烟,他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转头看向了罪魁祸首:“一见面就拿子弹当见面礼吗?你还真是不礼貌哎?”

“你是谁?”帽子两侧夹着硬翼的少年眯起眼睛看着他,手发娴熟地换上弹夹,枪口直指向他的脑袋,“不回答的话,我就视你为入侵者了。”

“啊……”金高举双手在额侧,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势,“这话说的可不太对,毕竟——我确实就是入侵者。”袖子的暗格中甩出一把弹药充足的短枪,他向一侧跳开躲避那边飞来的子弹,毫不犹豫地朝着少年的方向扣下扳机,“我没兴趣欺负未成年人,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还是不要来碍事为好哦。”

子弹击中了装着咖啡粉的口袋,四下扬起的黑褐色粉末形成烟雾,呛进了他的喉腔。少年从烟雾中央猛扑过来,对着他的面门就是一个没有丝毫放水的扫堂腿。金当即架起双臂格挡住攻击,少年的脚踝逼近小臂,他手腕的骨节发出“咔哒”一声,传来了电流涌过一般酥麻的刺痛。

“呜哇,你怎么这么大力气啊!”

对方因惯性而向后翻了个跟头,与他拉开距离。金手掌握拳扭动着腕部,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真不愧是杀手集团的人,连小孩子都这么不好对付。”

“你说——谁是——小孩子——啊!”

狠栗的拳头带着破风声,一字一顿毫无间断地向他砸过来,招招逼向要害。金的余光瞥见已经有人拨通了内部座机,应急楼梯里传来错乱的脚步声。他后退着避开那人的攻击,直到背后抵上了墙壁无路可退,微微侧头间少年发了狠的一击砸在脑侧,打落了些许墙灰。

“我真的没兴趣跟你打,”他抽出腿间别着的匕首刺下去,少年灵活地闪避开,利刃割断了他的一缕发丝,“可没有人跟我说过会有这么难缠的家伙在啊,真是亏本买卖。”

“你从一开始就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尽管身手非凡——对方也仍然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几个回合下来谁也占不到便宜,然而少年的体力却已经达到了极限,他努力调整着呼吸,扶住最近的一张办公桌试图稳住身子。金看准了空隙,准备冲过去直接解决掉这个碍事的大麻烦。

啪,有什么清脆的响声打断了他的脚步。

两人均是一愣,紧接着便是一阵悠扬的音乐。少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警惕地后退了两步。“大哥。”

“卡米尔,”听筒里传出了雷狮的声音,“我们现在正准备出手,别跟对方纠缠,安全第一。”

“了解。”

金表情复杂地看着忽然就自顾自开始打起了电话的少年,匕首在他的指间灵活游走着,百无聊赖。他不是个喜欢搞偷袭的人,这也许会成为他唯一的致命弱点,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少年似乎已经把全部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通电话上。

卡米尔又应了几声,侧身给他让出了一条路,“大哥不让我继续跟你打了。”

“……”

这一定是陷阱。

他用了最短的时间在心里做出判断,沉默着与对方僵持了一会儿,卡米尔拽了拽围巾遮住嘴巴,眨巴着眼睛看向他,像是在问:你怎么不走?

——对手都给让路了,哪有不走的道理啊。

金打了个响指,一边提防着少年会不会背后突袭,一边迈开腿跑向了应急楼梯,“谢啦。”他朝着对方挥挥手,闪身钻进了通道,“你很特别,我会记住你的。”

卡米尔面无表情地压低了帽檐。

“已经上楼了,大哥。”

 

 

 

>>>

 

受伤和波折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三个人的身上都没有带药水和其他什么专业的治疗工具。格瑞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催眠自己:伤口的周围已经打过了麻药,接下来的处理过程中不会产生任何痛感。他拿着手术剪,一咬牙将前端刺入血肉模糊的侧腰,瞬间贯彻四肢百骸的剧痛让他直接咬破了舌头,剪刀的连杆被拨动,两柄动刃之间夹住什么硬物时,他用力将剪刀拔了出来。

沾满血迹的子弹被挑出扔到一边,他伸手接过雷德递来的纱布在伤口处缠紧,以此来减弱痛觉。

“你能行吗?”雷狮接收到了卡米尔的消息,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狙击枪被架在了与总部相隔一幢大楼的天台边缘,格瑞拭去额上密密麻麻的冷汗,捂着伤处走到远目镜前趴了下来,答非所问:“在哪。”

“F5层……喂,我说你,还在流血呢,你可别勉强啊。”

“不碍事。”他把指尖上残留的鲜血在裤腿上抹干净,开始调整准星。“主控室里只有安迷修和……戴面具的那个?”

“对,卡米尔说他蛮厉害,是专业的,你瞄准点。”

无所谓。他在心里回了一句。远目镜拉伸开的镜片呈凹透状,他将头倚靠在枪柄上,小心翼翼地移动枪支让准星跟上那道左闪右窜的身影。偌大的主控室内只有安迷修和身材高挑的年轻人在,他看见安迷修的嘴唇嗡动,似乎是在说些什么。对面的年轻人戴了一张遮住眼睛及额头的假面,笑嘻嘻地在室内乱窜。

“安迷修,”他开口的时候,远目镜里的安迷修身体明显一顿,但并没有露出什么太过显眼的破绽。格瑞腾出一只手,扶了扶耳机。“继续拖住他,在我头顶这片云移开之前下达指令。”

云?

雷狮闻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只觉得莫名其妙。

惹人烦躁的梅雨季连续几天不断,天空的一片积雨云此刻正挡住了烈阳,站在最保守的前提下,如果目标真的是个专业人员,那么一旦这片云彩移开,阳光打在远目镜上反射出的光芒就足以引起对方的注意。格瑞活动了一下肩膀,手指扣在扳机上。

「……这样的事情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我们彼此之间完全有可能成为商业盟友……」

安迷修的声音断断续续,信号不时的卡顿让他们的谈话听起来模糊不清。

「如果可以,我希望贵公司收回前言,提篮桥监狱的委托我们可以合作共赢……」

格瑞全身上下的每一处肌肉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他不明白安迷修为什么要跟对方废话那么多,只要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露出破绽,一切就都万事大吉了。

直到他听到了目标的回答。

「您真的很有诚意,」尽管微弱的信号让对方连贯的字句变得支离破碎,他也还是不由得一怔,「但是很可惜啊,我收到的指示是‘打扰’,而不是‘合作’。」

他用一瞬间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又用了几秒钟去回忆为什么这声音会如此耳熟。格瑞抬手扳住枪口,贴在远目镜上的右眼微微眯起,让自己能够更加清楚地确认目标的位置。

而目标也在看着他。

目标……

也在看着他!

“?!”一瞬间的迟疑让他扶着枪管的手指猛地一歪,准星偏到了一边。扳机已经扣下,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颗子弹在年轻人的眼前擦过,没入茶几上的玻璃花瓶中,红玫瑰血色的花瓣四下飞舞着,安迷修低咒一句,拉开了警报。

早已埋伏好的炸弹被引爆,金库门的锁舌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被炸毁,被破坏的门禁系统闪烁了几次后就彻底没了声响,年轻人伸出手,在金库靠近门口的位置上抓住了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格瑞?」

安迷修的质问,雷狮的疑惑,雷德的调侃,所有的声音都在一片喧嚣中归为虚无。那一刻,格瑞的大脑内一片空白,他靛青色的瞳孔平滑如镜,光滑中映出年轻人躲避着攻击的身影,他看见他步履轻快地向后跳了两步,抓着绳索的边缘跃出了窗户。

“……失败了?”

雷狮不确定的询问声从身后传来,格瑞愣愣地拨开狙击枪,双手扒在天台的边缘向下望去,年轻人并不显眼的黑衬衫在人群中一晃而过,没入群鱼游行一般拥挤的街头,再寻不到踪影。

茫然无措和不明所以的冲突下,他的脑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想法。

——他是谁?
 
 



>>>
 
“你知道的,事情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很遗憾。”

 金听着对方虚伪的客套话,踱步在主控室的大厅内绕着圈子。他记得那人是叫安迷修,就和他的姐姐秋一样,负责下达命令和指示,在团队中是统帅一般的存在。 

“想必阁下也是奉命行事吧?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跟你们的上司谈一谈,也许会有什么转机也说不定?” 

「少听他胡扯。」秋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这么老套的说辞,他以为他在打发三岁小孩呢?金,直接上,不用理他。」 

“想跟我的上司谈吗?”收到了指示,金的脚步换了个方向,装成一副转悠在厅内打量挂画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朝着终端靠过去,“唔,也不是不可以啊,但起码要让我看看你们的诚意?”

“……”安迷修沉默了数秒,“我想说——这样的事情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我们彼此之间完全有可能成为商业盟友,大家是同行,做这种一不留神就要丢了性命的工作都不容易,我们应该互相理解。” 

见金不为所动,他略感无奈地摊开双手,继续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贵公司收回前言,提篮桥监狱的委托我们可以合作共赢,毕竟,我们都是为了被押送的那名‘囚犯’,对吧?” 

落地窗内映衬出了什么物什的反射光线,转瞬即逝。空气中细微的变化让金的步伐一顿,他异常敏感的神经在疯狂地叫嚣,直觉在向他传达着危险信号。他停住了正想伸出去的右手,转过了身。 

安迷修仍在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回答。金已经没有多余的耐心再去陪他周旋,他的视线在屋内来来回回地扫了一遍,最后透过那扇明亮的窗子——看向了微微闪着光的某处。 

……啊。

他忍不住敛起了笑意。

居然还请来了狙击手吗。 

“你真的很有诚意。”他确信,对方的狙击手此刻一定在看着他,金握住了藏在袖子里的遥控器,露出一个颇为遗憾的表情,“很可惜,我收到的命令是‘打扰’,而不是‘合作’。” 

子弹带着破风声穿透了并不结实的玻璃袭进屋内,不知是不是故意射偏,那股热流紧贴着他的手臂擦过去,锋利的刃风在皮肤上迸开了血红的伤痕。盛开正旺的一束红玫瑰被子弹打得四下飞散,安迷修明显慌了神,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窗外。 

粘在库房大门上的C4塑胶炸弹在按下按钮的一瞬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爆炸激起的热浪扑面而来,门禁系统失去了控制,金库沉重的大门发出“啪嗒”一声,慢慢弹开。 

金从金库内部摸出了什么东西当做是自己的“战利品”,他随手抽出了终端屏幕接口处卡着的U盘,对方正在拨动警报器——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他轻巧地避开冲进屋内的几名试图牵制住他的保安,早就准备好的麻绳横在窗口,他一把抓住绳子在手掌上多缠绕了几圈,准备从这里撤出。 
随后他就听见了安迷修的质问声。

“怎么回事,格瑞?” 

金的脚下下意识一滑,几乎是直接从窗檐上跌了出去。他迅速把U盘塞进了衬衫胸前的口袋里,另一只手也强忍剧痛攀上了绳索来保持平衡,随着收拉绳索的长度渐增,他下落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脚尖落地的那一刻,他不带分毫犹豫地闪身钻进了人群,一直跟随者大众的步伐挤进某间不知名的楼梯间,才心有余悸地停下了动作。 

“格、瑞?”

金倚靠在栏杆上拍拍胸脯,嘴里反复咀嚼着安迷修的最后叫出的名字。U盘的橡胶外壳上刻着对方公司的简称,他用指尖轻轻摩挲着字母凹陷下去的部分,手上不自觉地多用了些力气,指甲在上面留下了划痕。

“格瑞……”

“……是我多心了吗?”

 

 


 

Tbc.

 
不,你没多心。
 

下一章:Part 4







什么?正面对决?
 
会有的,以后都会有的……

评论(48)
热度(430)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