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潘多拉法则》(part 7./双杀手paro)

本章R 1 8避雷请注意。

首章:part 1

上一章:Part 6



神像之眼钻石(Idol’s Eye),是一颗扁平的梨形钻石,大小有如一颗鸡蛋。“神像之眼”重70.2克拉。传说它是克什米尔酋长交给勒索拉沙塔哈公主的土耳其苏丹的“赎金”。


安迷修:弄坏了我的“希望”,那你就只能拿“神像之眼”来补偿我咯(叉腰)




《潘多拉法则》

Part 7.

 
古老的机械本钟被固定在一楼大厅里,秒针转动着,齿轮间发出了滴滴答答的摩擦声。时针顺着分针的轨迹跳动到下一位数字上,随着钟摆运转所带来的沉闷的报时声响起,整间别墅连带着阁楼一起,陷入了沉眠。
 
披着斗篷的青年攀上花圃的围栏,利落地沿着矮墙两三下翻入了园内。警卫室里的保安正听着广播昏昏欲睡,青年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用拇指撬开了注射器针头上的保护帽。
 
一针乙醚注射剂的效果还算是显著,身材壮实的保安因突如其来的刺痛闷哼一声,很快软瘫在椅子上就打起了鼾。金光明正大地走进警卫室,拨弄着按键关闭了整座别墅的监控系统。
 
他要找的地方并不隐蔽,檀木楼梯呈螺旋状自大厅中央一路蔓延至二楼阁楼,他瞥了一眼纯手绘的简陋路线图,纸面上用黑色马克笔歪歪扭扭地画着别墅的房间布局,他认真地前前后后扫了一边,然后伸手将它撕成了碎片。
 
贪生怕死而又财迷心窍的人不会把价值连城的物品搁置得太远,往往会将它们藏在触手可得而又望尘莫及的地方。金放轻了脚步,皮鞋踏在纤维红毯上的声音几若不闻,大敞着木门的房间就在走廊的尽头,屋内的幽幽烛火像是在向他发出无声的邀请。墙壁上镶嵌着复杂密集的报警器,他低声哼着歌曲,把脸上印有金色箭头的假面摘掉,换成了红外线夜视仪。
 
“哇哦。”尽管已经料到了眼前会是怎样一番光景,但交错排列的警戒光线还是让他忍不住挑起了眉。相互对应着的收发报警器顺序错乱,几十根红外线纵杂分布着,稍有不适就会触发房子的警报系统。
 
他任命地从口袋里翻出了反射镜,隐隐叹了口气:“我该说……真不愧是‘神像之眼’吗。”
 
金不是个会精打细算的人,在这种需要算好完美的角度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布局的情况下,他一向从容不迫的的作风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第二枚反射镜只是堪堪让红外线接触到了接收器,为他开辟了一处仅能容纳半个身子的空间。他思考片刻,收回了正要抛掷的第三片镜子。
 
寂寥无声的长廊被夜视仪笼罩了一层淡绿的光芒,他长舒口气,干脆摘下眼镜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身体阻碍了光线的那一刻,灯光大亮,警报四起,在震耳欲聋的铃声中,他不急不缓地用枪柄击碎了玻璃展示台,将软垫上放置的“神像之眼”收入囊中。
 
手枪上膛的声音适时在背后响起,他转过头,看见房子的主人——那位体态臃肿的老人手持短枪指着他,声音颤抖着问:“你是什么人?!”
 
看吧,连质问和对白都是如出一辙的无聊,所以他才讨厌在这种人的眼皮子底下偷东西——虽然比起偷,这更像是抢。他把假面在脸上重新固定好,眼角处金色的小箭头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暖光,金甩了甩手腕,几乎是在老人急促缭乱的呼吸声中走过去,将刀刃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吗?”那一枪意料之内地打偏,子弹擦过发丝,深嵌入了墙壁。手中的利刃贴着老人脖颈的皮肤游走,他用食指轻轻敲打着脸颊,语气漫不经心。“现在的话,你可以称呼我为‘King’哦~”
 
尖锐的前端刺入脆弱的动脉,温热的鲜血喷洒在墙壁上,点缀了名贵又华丽的壁画。金用手帕拭去匕首上的血迹,不再向身后的一片狼藉施舍任何一个眼神。
 
昏天黑地睡着的数名保镖与身首异处的主人一起,在孤寂的别墅中陷入了永眠。
 
 
 




 
>>>
 
钥匙拨弄锁舌的声音在走廊中回荡,格瑞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内,警惕地停下了手中所有的动作。
 
不对劲。
 
先不说客厅的夹门为什么没关——单是屋内闷热的空气就足以引起他的注意,浴室的镜子上还弥漫着未消散的蒸汽,看起来前不久才有人在里面洗过澡。
 
防盗门是锁着的,拖鞋的摆放也和他出门时没有什么不同,说明来者并不是光明正大从正门进入。格瑞立刻推开主卧的门,发现落地窗已经被人从外面推开,未被固定的窗纱被晚风拂动着轻扬,笼罩了大半个卧室。他丢下装有新鲜果蔬的手提袋,从外套的内袋中摸出了手枪。
 
赤着脚板踩在木板上的声音并不明显,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没有开灯。整间屋子被黑暗覆盖,他只能扶着墙壁摸索前行,走过最后一个拐角时,他听见了厨房里悉悉索索的声音。
 
格瑞屏息站在了原地,对方明显也发现了他——因为刀具摩擦着案板的声音停止了。紧接着是门阀被扭动的响动,厨房的拉门被拉开,格瑞继续向前移动了两步,指尖触到了对方冰冷滑腻的皮肤。
 
他心中警铃大作,想也没想就是一拳,那人轻而易举接下了他的拳头,紧接着毫不拖泥带水地朝一旁扭去,他清楚地听到了骨节错位的声音,只得沿着手肘被扭动的方向转动身子,以免脱臼或是骨折。
 
脊背撞击在地板上,视线模糊不清的情况下,他的听觉神经仿佛被扩大了数倍,变得异常敏锐。狠栗的破风声由上至下,他就地贴着地面滚动几圈,对方的一记肘击撞在他先前停留的位置,发出了“咚”的一声。
 
格瑞蹙起了眉。他并不是个近战好手,但这样看来,对方倒是在行的很。光线昏暗的情况下,他无法算准位置开枪,饶是躲躲闪闪,背上还是结结实实吃了对方一拳,他不敢保证入侵者有没有在身上带什么武器,而他自己为了防身用的唯一一柄手枪,已经在刚刚的躲闪中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这样的拖延战只会对他不利,对方的拳头一击比一击狠栗,肩胛抵上墙壁,无路可退,他只能转守为攻,生涩而别扭的踢腿被那人支起双臂挡下,格瑞刚要收回腿,他却一个手腕翻转抓住了他的脚踝,将他整个人拖了过来。
 
意识到接下来的一拳将要直冲面门,格瑞心道不妙,忙以掌为刃劈向了他的小腹。对方被突如其来的手刃搞乱了阵脚,他咽下了痛呼,扑面而来的那一拳错开轨迹,直接砸在了肩膀上。
 
格瑞趁机挣脱钳制,再次与他拉开了距离。
 
对方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凭借声音向后跳着躲开攻击,隐约间似乎踩过了拖鞋,接着是门槛,随后他的脚板触到了什么硬物。他没有再犹豫,避开横空扫过的拳头后一个后翻,捡起脚边的枪支抵在了那人的眉心上。
 
而对方的匕首也横在了他的脖颈处。
 
被推开的大门因后作用力猛撞在墙上,走廊的声控灯应声而亮,灰白的光束笼在两人身上,打亮了周围的景物。
 
他透过门上防尘帘的缝隙,看到了那一头惹眼的金发。塑胶假面下是一双如水般澄澈的碧眸,而那对瞳仁里正清晰地映照着他惊讶错愕的脸颊。
 
那人忽然低声笑了笑。
 
“好久不见。”他说,“格瑞先生。”


假车请走外链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5276954960260#_0


Tbc.

下一章:Part 8

 

完结倒计时:1

评论(34)
热度(460)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