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幽灵准则》(part 1.)

-人类雷x幽灵卡

-现代paro





《幽灵准则》

part 1.

尖叫声啊,呼救声啊,鸣笛声啊,总该有点什么声音吧。
 
卡米尔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寂寥的黑暗。身下的触感柔软而冰冷,他用手指触了触,认出了那是巴士车的车坐垫。压在肘弯上的铁管嵌入皮肤,他试着动了动手臂,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痛传来。
 
巴士车大抵是翻在了隧道里,应急灯的灯泡已经碎裂,整个车厢昏暗漆黑。少年在一片狼藉中摸索到自己的鸭舌帽,他将它扣在头上,挣开了安全带。行李架已经坍塌,他只能在粘腻腥臭的液体中爬行,他不敢去想象那些散发着腐臭的东西都是什么,单是触摸它们,他就感到了胃里的一阵翻江倒海。万幸的是,驾驶室的门并没有锁死,卡米尔的双手扳住门阀扭动着,随着门板与铁皮之间拉开了一条不宽不窄的缝隙,清新的空气伴着缕缕幽光一起,取代了无尽的死寂。
 
人们的议论声,救护车的鸣笛声,还连带着相机被按下快门的咔嚓声。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拨开围观的人群匆匆凑过去,卡米尔小心翼翼地踩着残缺的台阶从车厢内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被他们围在中央的那具尸体。
 
不,亦或者说,他看到了他“自己”。

 


劫后余生的第一眼就是自己的尸体,换做以前,卡米尔可能会嘲笑叙事的人异想天开,可如今风水轮流转,当事情真真正正发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时,他却开始变得不知所措,一改平时冷静自若的态度,他几乎是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他看见戴着口罩的人在对自己做着人工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心脏复苏都没能激醒失去了意识的男孩,心电监护仪上的频率是一条笔直的直线,机械发出了刺耳单一的音调。医生摇了摇头,从车子的后备箱中抽出了一张白布。
 
“卡米尔!”
 
那张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脸颊被掩盖的前一秒,身后突然传来了呼唤声,而几乎是在这声叫喊出口的第一个瞬间,卡米尔就辨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雷狮从刚造成了车祸的隧道里跑来,径直略过了他,停在那具尸体身边。
 
我是谁?
 
卡米尔抱着双臂,只觉得空气都在这一刻变得清冷稀薄。医生停下了正在拉动布料的手,眼睁睁地看着雷狮机械地迈着步伐,一步一顿,不可置信地望着男孩惨白泛青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隔着数米都能感受到大哥从身体中迸发出的怒火,他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想要像以往那样拍拍那人的脊背作为安抚,指尖触到布料的刹那间,他的手掌却直接从雷狮的胸口中穿了过去。
 
卡米尔立刻缩回了手。掌心连带着手臂都变得有些透明,转而又缓缓恢复了原状。雷狮扯住医生的衣襟,似乎无法接受“交通事故”这一苍白无力的说法作为解释,他的音调猛然提高,激愤而不可置信的质问声随之传来。
 
我是谁?
 
这个一闪而过的问题再一次浮现在了脑海中,卡米尔低头看着自己的指节,怀疑的眼神仿佛是在审视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右手的中指上还有因常年握笔而积起的厚茧,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校服干净得体,与白布下那具全身沾满了血污、而又狼狈不堪的尸体完全大相径庭。
 
他低低地叹了口气,明知道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比灵魂更加低微的亡灵,但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算了吧,大哥。”
 
奇迹就是在那一刻发生的。
 
雷狮突然停下了动作。
 
他攥紧的双拳硬生生在半空中止住了步伐,怒吼声戛然而止,卡米尔看着雷狮一帧一帧地转过头,那双锦葵紫的眸子里包裹着怒意,其中掩藏了一丝微若罔闻的庆幸。
 
他向着他的方向伸出手,他的指尖穿过了卡米尔的肩膀,卡米尔愣了片刻,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大哥?”
 
雷狮显然是捕捉到了,手指一僵,接着就转头循向了声音来源。
 
四目相对。
 
他说,“卡米尔,你在这里吗?”
 
 
 


 
在一个小时之前,卡米尔还只是卡米尔,并不存在什么幽灵与否。他和大多数备考的初三学生一样,在午休时间踏上了这辆巴士。车上的空座位不少,本着要看书复习的理念,他挑选了一个靠窗的单座。
 
手机开机时,系统提示中跳出了雷狮发来的短信,大致是问他几点放学、中午要吃些什么,他低头想了想,在文本输入栏打入了一贯的答案。
 
而那场事故发生时,他也仍然在打字。
 
轮胎擦过护栏的声音像极了指甲刮过黑板,刺目的探照灯透过挡风玻璃投射进来,他眯起眼睛,一根突然破窗而入的钢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染着血的手机滑进了座位的缝隙,车厢内猛然陷入了沉静,隐隐有女孩子啜泣的声音传来,卡米尔的眼前因剧烈的疼痛而发黑,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他连抚摸伤处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不敢保证那些哽咽的声音究竟是不是幻觉,血液停滞的冰冷让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马上就会死在这里。
 
求生的欲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烈,面对死亡的恐惧也没有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温热的液体从皮肉与钢管的贴合处涌出,打湿了他的校服上衣。血液的流逝使得他指尖麻木冰冷,原本紧攥着的拳头也逐渐没了力气,五指自然地张开。在一片黑暗中,他无法判断自己的周围是否有活着的人,自己加粗的呼吸声在安静的环境里异常明显,卡米尔动了动肩膀,随之涌来了一股疲惫的倦意。
 
睡吧。
 
胸口的疼痛开始减弱,沉重的身体也变得轻松。他本能地闭上眼睛,任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困乏吞噬了意识。耳边的嘈杂逐渐淡去,就连吸气的声音也慢慢变得微乎其微。
 
他被压在铁管下的手指动了一动,像是想要徒劳地抓住什么。指节向手机的方向游移着,阴郁晦暗中,还泛着荧光的手机屏幕显得十分扎眼。食指的指尖终于触及了温度未褪键盘时,他的手指猛然抽搐着,很快就瘫软在垫子上,再也没了知觉。
   

Tbc.



非常短小的第一章哈哈哈哈

在看视频的时候突然来的脑洞,匆匆忙忙写下了开头 (然而大纲还没写),等我摸完了潘多拉的结局就来填这个坑(其实不一定会填)

评论(20)
热度(320)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