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总部的七大不可思议未解之谜》

-给毫升dady @ML______ 的生贺!!!!【超级短

-《潘多拉法则》背景,大概是个类似番外但还不算番外的产物

-【大概就是一个吃醋瑞和天然金的日常……希望毫升不要嫌弃QwQ




《总部的七大不可思议未解之谜》


从兀长无聊的会议中溜出来已经有一会儿了,本部的走廊里清冷安静,金从鲜有人用的小楼梯里一路逃到了资料室,一直到留守在桌前批该文件的小姑娘给他从柜子拿了些点心来充饥时,他才肯放开格瑞的手好好休息一下。
 
小姑娘看着很面生,大抵是被秋招来打杂的下属,虽然看起来很腼腆但实则却是个健谈的人,两人的共同话题很多,从进了屋子开始叽叽喳喳的谈话声就没有停过。格瑞嫌吵,干脆从桌上拿了份报纸坐在角落的沙发里看。直到他们都快要把总部七大不可思议之谜给编成了小说,小姑娘才笑着换了下一个话题。
 
“嗯?”青年从瓷碗中抬起脸,嘴角还站着水果沙拉残留下的乳白色沙拉酱。他伸出舌头舔掉酱汁,皱着眉重复了一遍女孩的问题:“礼物?”
 
“对,”小姑娘笑意盈盈地抽了张纸巾递给他,“总部的七大不可思议之一啊,据说在特殊的日子里收到礼物,就能跟对方相处得长长久久,各种意义上哦。金先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格瑞眉头一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特殊的日子?”金犹疑了片刻,“那是指什么?”
 
“很多啊,比如情人节,生日,圣诞节,新年。”
 
“噢……我的话,比较喜欢零食吧?还有什么闹钟啊怀表啊蝴蝶刀啊那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嘿嘿,都差不多啦。”
 
“原来如此,”她应了一声,把头转向了一旁的银发青年,问道:“那,格瑞先生呢?”
 
“金。”
 
“唔?”金发青年停下了咀嚼的动作,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定到眼前那人身上,“叫我吗?怎么了?”
 
“……”空气诡异地沉寂了几秒,格瑞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女孩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试图缓解尴尬,“啊……那个……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呢,格瑞先生,你可能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说,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礼物之类……”
 
“我说过了。”他不耐烦地皱起眉,“金。”
 
青年放下了手中还剩下大半的苹果派,空调的暖风吹融了点心上的凝固奶油,他用纸巾拭去衣领上的苹果肉,走到格瑞的身边坐了下来:“……叫我干嘛?”
 
……好嘛,现在更尴尬了。小姑娘翻了个白眼,觉得扫兴,干脆不再自讨没趣,一个人窝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处理那些繁琐复杂的文件去了。
 
格瑞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痛。而青年还是跪在沙发的边缘看着他,眼神懵懂而疑惑,似乎还在因为刚刚被叫了名字而感到奇怪。他暗暗叹了口气,攥住青年的手腕,对女孩道了声“失陪。”
 
会议已经结束了,一楼大厅内聚集了不少高层人员、以及一些近期才找上门的雇主,秋在一旁独自整理着方案策划和资料,格瑞松开金的手腕,对她唤了声:“秋姐。”
 
“嗯。”女人头也不抬,提笔在纸页上签下名字,“怎么了?会议缺席的事情我可不帮你们打掩护。”
 
“辞退吧,那个女人。”
 
“……哪个?”
 
“资料室那个。”
 
“怎么了?”
 
格瑞沉默了片刻,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情敌。”
 
“呃,”秋正在写字的手一顿,钢笔的笔尖在纸上划过一条碍眼的痕迹,墨痕四下渗开,在白纸上晕染成灰黑色一片。她抬头看着青年,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没发烧吧?”
 
“我认真的,秋姐。”他顿了顿,“大不了,以后我来打杂。”
 
“……嗯,”她低头考虑了一下,对照着志愿表瞟了一眼资料室的位置,在女孩的名字上用黑笔画了个圈,“好吧,也不是不可以。”
 
他在心底隐隐松了口气,“谢谢。”
 
“嗯,客气。” 
 
青年双手合十,郑重地道了谢,他十指交握地牵住还在旁边一脸懵懂的金发青年,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走出总部大楼,沿着商业街一路疾走。
 
“哎,等等!”冷空气灌入肺部的感觉并不好受,金努力跟上那人的脚步,觉得上接不接下气,“格瑞,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去买零食闹钟怀表蝴蝶刀。”
 
“啊……啊啊啊?!”
 
Fin.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总之毫升生日快乐!!!

评论(29)
热度(524)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