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幽灵准则》(part 2)

人类雷x幽灵卡

前篇:part 1

其他篇目:文章索引

-旧文补档注意!突然想抓紧时间肝一肝,干脆把这个完结好了哈哈哈哈











《幽灵准则》





 

part 2.

 

所以,现在又算是什么情况呢?

身体极限vs电动跑步机,整整两个小时的挑战,代价是淋漓的汗水以及浑身酸痛的肌肉。
 
雷狮踩在粗糙坚硬的跑带上,运动鞋的鞋垫在不断摩擦他的脚板,灼热的钝痛几次让他怀疑脚趾是否已经破皮流血,8Km/H的速度,连挂在脖颈上的干毛巾都已经被汗濡湿,他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真可笑,雷狮淡然地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卡米尔的尸体在那天被搬上车,运往了医院太平间。而另一个看不见的“卡米尔”此刻就站在他的身边,他甚至能凭借直觉判断出那人现脸上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长时间的耐力跑让他的眼前有些发黑,痛觉神经像是延缓了数倍一般,后知后觉地到达脚底。他听见跑步机的操作台发出“滴滴”几声,显示屏上的数字“8”开始一点点减少,跑带的速度逐渐放缓,他咬了咬牙,脚下的步子慢了不少。
 
“你怎么这么多管闲事。”雷狮低声嘟哝了一句,紊乱的呼吸让声音变得有些干哑。他把毛巾抽下来拭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液,旋即发现了不对劲,“等会儿,你能碰到这个?”
 
“能。”被问话的人倚靠在跑步机的操纵台前,漫不经心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里的东西基本都可以触碰到,人也一样,除了……”
 
声音戛然而止,他拉长了尾音,像是在脑海中思考着该怎么措辞。雷狮在嘴里猛灌了一口水,顺理成章地接过了对方的话茬,“除了我?”
 
“……” 
 
沉默代替了一切肯定回答。
 
哈哈。雷狮在心底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觉得这种事情荒诞又可笑。他甩手将塑料瓶丢到一边,语气是连自己都未曾发觉的咬牙切齿:“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谁你都可以触碰,就唯独我不行?”
 
卡米尔抿了抿嘴唇,“……只有大哥能听到我说话。”
 
“你没有否认。”
 
“……”
 
男人深吸口气,心底莫名腾升起的怒火让他觉得异常烦躁,就连被告知卡米尔已经死了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恼火过。他试着调整着自己错杂缭乱的呼吸,然后把手伸向了操作台,速度被再一次调成“8”,在按下“开始”键之前,少年虚无缥缈的声音插了进来。
 
“你该休息了,大哥。”
 
“要你管,”他没好气地扔过去一句,又无所谓地笑了笑,“再说,你都已经死了,干嘛还留在这里。”
 
这种像小孩子一样明显带了赌气意味的话,卡米尔向来是左耳听,右耳冒。然而这一次大抵因为那人说的确是实话,他的呼吸明显滞了一拍。往常这种时候该心跳加速才对,意识到这一点,他立刻伸出手,按在自己的左胸上。
 
那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一毫生命律动的迹象。
 
卡米尔很难形容那一瞬间自己心里复杂的感受。不,也不能说是心里——毕竟连他现在有没有心脏这玩意儿都还是个未知数。他想起了在事故现场时雷狮抬手狠掐自己大腿的样子,那大概是在确认这到底是不是梦,然而结果很明显,这么一个非科学的现象确实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连卡米尔自己都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这里,换句话说,确认了自己是幽灵的那一瞬间,他也不可避免地被吓了一跳。
 
所以说,错真的不在他。
 
“如果能再早一点就好了。”
 
他听见雷狮声音模糊的字句被呼吸声冲撞得支离破碎,隔着稀薄的空气传入耳膜。他在心里纳闷了一会儿这句话中的含义,然后猛然想起了他最后看见的那条短信。
  
生前所用的手机是作为逝者的遗物,被医院交还到雷狮手上的。屏幕已经因撞击而迸出了裂纹,站在阴暗清冷的走廊里时,雷狮反反复复地翻看着各种软件,卡米尔凑过去瞧了一眼,瞥到了几乎是在车祸发生的同一时间内所接收到的一条未读简讯。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我去接你。
 
他知道雷狮是什么意思,如果那条信息再早一秒送达,如果他能在车站停留几秒钟而错过那辆车,如果当时坐在窗边的人不是他,也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他还会像以往一样在放学后准时打开家门,吃过晚饭就去温习功课,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用一副谁都看不见的身躯陪着雷狮在健身房里疯跑。
 
哪有那么多如果。
 
“大哥,”他觉得舌尖有些苦涩,明知道现在不是开口的好时机,但还是率先打破了沉寂的气氛,“晚自习之前要去一趟学校,整理一下那些……”他顿了顿,把舌尖辗转着的“遗物”两字咽下去,换了一种说法,“……我留下的一些书本。”
 
其实留在学校里的物品对他而言大多都无关痛痒,可一旦想到自己的东西就那样摊开在桌面上任人翻看,难免还是会有些不自在。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定,四周再一次安静下来,空气中只剩下了跑带滚动的嗡嗡声,卡米尔不急不缓地用脚尖轻点着地板,一直到雷狮终于跑满第三个小时,他才关掉了跑步机回答:“知道了。”
 
 






 
>>> 

卡米尔的书实在不能算是很多,大部分的备考资料都被他装到包里,然后尽数毁在了那辆巴士上。这个时间正赶上学校的晚自习,雷狮双手插兜从后门走进来,翻箱倒柜的声音引来了教室里不少学生的注意。
 
他一边翻腾着书,一边用皱眉、或是眨眼这种细微的动作来询问卡米尔手中的纸页是否有用,卡米尔蹲在旁边回答他的问题,偶尔会自己动手翻翻草稿纸。发生了那场事故后,学校将他的桌椅搬到了最后一排,他也许该感谢这种有些多此一举的好意——不然被别人看到纸张在空中翻飞的话,还不一定会惹出什么其他的乱子来呢。
 
少年安静地坐在地上,看着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一件一件装进了包裹,勒紧的麻绳不单封闭了他的过去,更抹消了他曾存在过的痕迹。雷狮的指尖在布制封面上摩挲着他的字迹,卡米尔伸出手,覆盖在雷狮的指节上,他的手指从男人的手掌中穿了过去。
 
他想起了在那辆不堪入目的巴士旁边,雷狮第一次确认了世界上真的有幽灵存在时,那副惊讶而又不可置信的表情。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消化那双眸子中包裹的庆幸代表什么,一直到救护车扬着鸣笛声走远,他才向自己问了第一个问题。
 
你痛吗?
 
痛吗?卡米尔怔了一下。按理说,死掉以后是没有痛觉的,然而胸口被钢管贯穿的那一刻却是疼得真真切切,他甚至不能否认直到自己生而为人的最后一秒钟,神经末梢都是在撕心裂肺的抽痛中度过。雷狮表情复杂地等着他的回答,不安地用指甲刮着手背,像是一个被老师点了名字批评的学生。
 
在那样的情况下,卡米尔撒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谎。
 
他说不痛,一点都不。 
 
交叠的皮肤变得有些透明,烫金的文字凹槽中有光滑的锡纸包住,他能够清楚地触到指腹下笔记本的磨砂质感,掌心里却感受不到丝毫雷狮皮肤的温度。他尝试着调整指节收紧的弧度,使他们的手指攀绕,看起来就像是在牵手一样,即使指间的触感只是一片凄凉的虚无。
 
好像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告诉他:你已经死了。
 
就算能以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存在又如何,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副空空荡荡的躯壳而已。
 
“我在图书室等你。”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强迫自己忽略掉雷狮灼人的目光,几乎是落荒而逃。
 







>>>

 
非自然生物消失的那一瞬间内,是他们最接近人类的时候。
 
 
因为脚步声的打断,卡米尔只来得及看完了前言。那本封面奇怪的书被他甩手扔到桌子上,发出了不轻不重的声响,一直到提着布包的雷狮从书架后面走出来,他才隐隐松了口气。
 
“你看什么呢?”雷狮俯身将书捡起来,拂去扉页染上的灰尘,扫了一眼封底,“和想象中一样无聊。不过老实说,一进门就看见书在空中飞还真挺吓人的。”
   
所以我才会把书扔掉,卡米尔闷闷地想。他点了点头,后知后觉意识到那人看不见自己,才又低低地“嗯”了一声。
 
雷狮倒是毫不在意地把布包挎到了肩上,问他:“你想现在就回去,还是在这里继续转转?”
 
阅览室的窗子开着,云层被吹散后,夏夜的月光立刻透过窗纱投映进来。卡米尔把手指搭到窗檐上,拭下了薄薄的一层灰。他凑过去仔细地看了看雷狮的眼睛,那里映着书架和灯光,唯独没有自己的身影。
 
“回去吧。”他说,“我想回家了。”
 
 
Tbc.
 

评论(20)
热度(170)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