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再见未来(时间回溯paro)

-时间回溯设定,原著背景。

-是大赛上的雷狮回到卡米尔五岁那年的故事。

-雷鸣是卡卡的旧设

-ooc到没眼看系列

-其他篇目文章索引











《再见未来》


 



01.

 

“你认识我吗?”

“嗯。你叫雷鸣,是雷皇殿的私生子。连你自己也觉得这个名字蠢得很吧?不过没关系,这都是暂时的,你将来会有个更棒的名字,叫卡米尔。”

“那你又是谁?”

“我吗?按辈分来讲的话,我算是你的大哥,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喂,别这么看着我,这身衣服确实和这个身份不太搭,不过你大概要到很久以后才会遇到我吧。”

“你是皇子吗?”

“以前是,现在是个海盗。”

“海盗……?海盗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这么絮絮叨叨。该轮到我发问了吧?”

“唔……”

“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儿哭?”

“没有哭。”

“喔,在说谎哦。眼睛都红了。”

“真的没有。”

“你看,又说谎了。”

“……他们笑我是私生子,还让我滚出这里。”

“他们?”

“自称是哥哥姐姐的人。”

“哦。”

他的声音虚无缥缈地,在空荡的草地周边幽幽回荡着。这一带靠近海边,连晚风中都夹杂了腥咸的气息,那双锦葵紫的眼睛里映出男孩蜷缩着的身影,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对男孩说,

“没关系,会有人来保护你的。”

至于那个人的名字嘛。

“他叫做雷狮。”

 


 

02.

 

他记忆断片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在赤焰山里。

那场意外来得很突然,不过并非完全处于意料之外。短短一瞬的恍惚感让他少有地露出了破绽,嘉德罗斯的神通棍横扫间将雷神之锤拦腰截断,他随着风浪的惯性被推下崖壁,周身瞬间被灼烫的温度给包裹得严严实实。卡米尔第一个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扒住悬崖边缘想要伸手去抓他的手臂,手指在柔软的布料中滑脱,最后只能堪堪扯下了那条已经染上了血迹的头巾。他跌落进岩浆中,翻滚的液体疯狂吞噬着裸露在外的皮肤,雷狮挣扎着咳出几口腥甜的液体,眼前的景物迅速模糊起来,意识在电光火石之间陷入了一片漆黑。

“所以,你想说,你是异世界的人?”

小家伙眨着晶亮的蓝色眸子,一脸鄙夷地看着他,“真无聊。”

“我可没这么说过。”雷狮否认道,“我身处的,大概是你十五岁以后的时代。”

“更夸张了。”

“随你信不信。”

“不过,如果真的会有一个叫雷狮的人出现的话……”男孩把半张脸埋进了膝间,声音变得模糊不清。风卷着细碎的草屑掀起他的发丝,已经沾满污垢的白衬衫上是密密麻麻的黑褐色的小泥点,白皙的指头抓握住小臂上的皮肤,他呼出一口气,轻轻地说,“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然后雷狮转过头,粹不及防地,撞入了少年眼眸里的一片星辰中。

 


 

03.

 

“既然是皇子,为什么现在会变成海盗?”

“因为很酷啊。”他的语气里有几分挪揄,打趣一般随口应付着。男孩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两下,显然很不满这样一个草率随意的回答。雷狮看着他的表情噗嗤一下笑出声,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男孩的头发,闹了半晌才半真半假地答道,“因为很自由。”

“在这里呢?你不自由吗?”

“完全不。”他说,“那群老头子每天啰里吧嗦的吵死了,父王和母后也只知道一个劲儿地给我塞一些枯燥乏味的书本,我对批阅文案和继承皇位一点兴趣都没有——同样的,你也是。那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谁爱干谁干,我可受不了每天把自己关在这个笼子里。”

“……喔。”男孩抬头瞥了他一眼,却意料之外的四目相对,他愣了愣,颇为尴尬地重新低下头,兀自岔开了话题,“我很讨厌这里。”

“哦,因为他们欺负你?”

“不是的。”男孩摇摇头,停顿了几秒,似乎是怕他不相信,又轻声重复了一次,“与那无关。他们看不起我,是因为我还不够强大。”

“我现在只是一个,连自己都没办法保护好的胆小鬼。”

斜阳从男孩的脑后稀散着投映过来,光芒包裹住他的侧脸,稚气未脱的脸蛋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眉宇的棱角被霞晖覆盖着,显得异常柔和。

雷狮的呼吸猛然间滞了一拍。

那一口气体在肺里停留了一会儿,他才在微弱的窒息感中想起要把它们吐出来才行。男孩的话像是一颗跳动的弹珠,一字一句无间断地在他的心尖上四散砸开,他从不知道卡米尔还有这样的一面,不,倒不如说,他似乎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过卡米尔的曾经。

从来都没有过。

在相遇之前,他对他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老爸的私生子”这一点上,他甚至没有听卡米尔提起过自己曾以“雷鸣”的身份生活时,在雷王星里所经历过的任何过往。那孩子也从不向自己吐露什么,就只是平心静气地接受了大哥赐予的新身份,像个小跟班一样,一天到晚地追在他身旁转悠。跟家里闹翻那一年里,卡米尔罕见地没有说他做事“心浮气躁”、“不考虑后果”,每一个眼神都在无声地向他传达着信任,他毫不犹豫地陪着雷狮从雷王星上离开,还荒唐地成为了宇宙海盗,没有过丝毫的留恋。

现在再想想,他对卡米尔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些。

雷狮丢下了手里把玩着的一截草绳,手指穿插在男孩柔软的发丝间,指尖所及是一片温热的触感。发根的柔顺感使他忍不住多摸了一把,男孩略有不适应地皱了皱眉,却并没有阻止。

“你会更强大的。” 

他这样说着,眼睛里溢满了笑意。

“会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包括我。”

 


 

04.

 

夏天的夜总是异常漫长,雷王星的高原又是一个绝佳的观星地点。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雷狮双手枕在脑后仰躺下去,嘴里叼了一截草,入眼满是密集闪烁的群星。就像是在幕布上撒了一把五颜六色的钻石,把天空挤得满满当当得,看起来耀眼又刺目。

“嚯。”他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参加了凹凸大赛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星空了,对于小时候半夜偷爬上屋顶看星星的记忆似乎还有点印象,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些回忆都没有时隔多年后再一次亲眼见到要来得亲切。

更何况,这次可不只有他一个人了。 

“看到那边了吗?”雷狮伸出手,指着天空的一角比划道,“从最外侧的那颗星星开始算起,一路沿着右下方,划过两条斜线,然后顶端朝着两个不同方向弯折,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图案。那是处女座。”他顿了顿,“是你的星座。”

“啊……”男孩仰起头,眼神跟随着他的指尖一路游走,语气里夹杂了几分掩藏不住的惊讶,“你会看星象?”

“会一点。”

他对星星没什么太过深入的研究——一定要说的话,能辨认出处女座已经是他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度了。小时候曾被强行关在皇宫的图书室里锁了一个星期,早中晚三餐都有特定的仆人送过来,窗子外面也被嵌了铁栏杆,他逃不出去,又无聊得紧,只能白天看看书,晚上赏赏夜。忘了是谁在卡米尔生日那天随手指了一下天空说那是你弟弟的星座,他连那人的名字都没记住,却偏偏记住了处女座那繁琐复杂的图案。

没想到居然还能有露一手的机会。雷狮的心里有点小得意,但这种愚蠢的想法又很快被他给打消了。

十年前的卡米尔,那个明明居住在皇宫里、却穿着破破烂烂的小男孩,此刻就抱着膝盖坐在自己身边。他隐约记得卡米尔小时候的性格应该更冷淡些才是,换句话说,对待除他以外的人时,要比现在冷淡上许多倍。

他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遇到了卡米尔,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只能依稀想起那天的太阳很毒,自己披着一件傻里傻气的大红色披风,两只小手往腰上一掐,就这么单枪匹马地挡在了卡米尔身前。他从小就桀骜不驯,从来不愿被人踩在脚底下生活,所以他借着父王在自己身上过分的宠爱,对平日里就互相看不爽的兄弟姐妹们趾高气昂地一仰头,凶巴巴地说,谁许你们欺负他了?

那语气还曾一度吓跑了不少仆人。

起初只是觉得看不惯,才随手做了件小事,所以当卡米尔提出要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没想过拒绝。可这种举手之劳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走到哪里都要带着这个小跟班,偶尔上街看到了特价的甜品也会带一份回去送给他,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小孩边鼓着腮帮子嚼糖果,边浅浅地笑着跟他说谢谢大哥。

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现在想起来,也仍然会觉得模糊、且不真实。

“过来,小家伙。”他伸长了一条手臂,横在身侧。男孩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身子一歪,脑袋枕在了他的小臂上。

他穿着白色的半袖外套,男孩的发丝打成了卷扫过肘弯,酥酥痒痒的。他觉得不大舒服,极小幅度地动了动手臂,片刻后又觉得这样的姿势过于别扭了些,便干脆长臂一捞,直接将男孩圈进了怀里。

那是一个明显带着些保护意味的姿势。他的小臂护住男孩的背后,手掌包在他的后脑上。身处在凹凸大赛时,他也曾这样拥抱过自己的幼弟,他是一头即便在黑夜里也能亮出獠牙的雄狮,他的臂弯从不屑于收留弱小者,但至少在他的眼里,他缺乏安全感的幼弟需要、并渴求着这样一份保护。

不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05.

 

夜色沉寂了下来。四周恢复了谧静,只能隐隐听到风拂过草地的细弱声响。雷狮打了个呵欠,倦意一股脑地涌上大脑皮层,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吞噬着他的意识。

身体周围亮起了刺眼的光晕,他的皮肤在不断化为分崩离析的碎片。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该离开了,于是紧绷的身子一瞬间又放松了下来。男孩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犹犹豫豫地伸手捉住了他的衣角。

“我该走了。”

他轻轻地说着,低头吻上男孩的眼睛。那双湛蓝得如同玻璃珠一般纯粹的眸子中不掺杂任何杂质,迎着夏夜的月光,依稀还能映出他仍然笑意未泯的唇角。

他最后一次揉了揉男孩的脑袋。停留在指尖的触感照常让他流连了几秒钟,很快地,连手指都开始变作了支离破碎的碎片。锦葵紫的瞳仁中满是被光芒打亮的夜空,雷狮吃力地转动脑袋低头看向他,嘴唇翕动着说了些什么,那句话随着碎片消失的尾声涣散在空气中,声音虚幻得像是个不切实际的童话:

 

——“我在未来等你。”



Fin.



突如其来的短打,意不意外,惊不惊喜x

想写这个设定很久了,原设定是瑞金,但是写出来后发现还是雷卡更合适一些,于是就稍微改了改。

以后大概还会补充一个瑞金的版本。



顺便一说,《幽灵准则》恢复更新了喔!久等啦大家!

 


评论(13)
热度(164)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