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不可说(上)》(黑手党雷x间谍卡)

–内含没开成的小破车,洁癖请注意!
   
–是 @沉迷打call的不知名物体 小天使的3k fo点文!黑手党雷x间谍卡,食用愉快w!

–其他篇目:文章索引













《不可说(上)》



雷狮发现自己闪身窜进了死胡同的时候,要临时转移路线已经来不及了。背后是铁丝网,两侧是水泥墙,唯一的出口被一队全副武装的黑西装堵了个水泄不通,密布的人影遮挡住路灯昏黄的灯光,颇有一副连只苍蝇都不打算放出去的架势。

历经了长达两小时四十分钟的追逐战,饶是体力再好都多多少少冒了些虚汗,他微喘着气按住腰侧还在翻腾着血泡的刀伤,摇头环视一圈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忽然扯出了个与状况非常不符的猖獗笑容,低声说,“行啊,穷追不舍地一路跟到这里,是我小看你了。可别告诉我这也是你设计好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外翻的皮肉里溢出了点暗稠的鲜血,把本就不怎么干净的外套染得更脏。雷狮半是嫌弃半是厌恶地抬手去拉扯领结,旋即又抽着气暗搓搓停下了动作。他不知道先前伤了自己的那把刀上到底抹过什么药,以至于这完全无法致命的伤口居然在此刻疼得他手指发颤,好像痛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进了身体的各处,几乎伴着他的每一声呼吸一起,放肆地搅动着大脑神经。

“不,不是。”于是站在最前面领头的黑西装非常自然地接过了话茬,对方瘦瘦高高的,是标准的白面书生长相,笑起来的样子一脸人畜无害,他那件白衬衫的领口处沾上了几滴血滴,短枪在指间灵活地游走着,发出了内部零件碰撞的细微声响。“准确点来说的话——这应该是那位小军师的功劳。穷追不舍倒是算不上,只是像您现在这样、一副看起来就想让人狠狠捏碎的狼狈姿态,如果不捞点什么就直接撤退——怎么说也有点太遗憾了吧。”

所以,你就马不停蹄地一路赶到机场然后从他下了飞机与家族的人走散开始一直狂追到现在?雷狮暗暗地啐了一口,心道编谎都不编个可信度高一点的,八成是把他当傻子耍呢。

“好啊,”他眯起狭长的双眸,借着藏住半边脸颊的阴影把手收进口袋里,按住袖口里那一点微凉的金属,目光冰冷,“那就给你个机会,随便你怎么玩。反正从其他家族里挖人才过来这一点,你最拿手了不是吗。”

“谬赞谬赞。要这样说起来的话,那位军师,您大概认识他。”黑西装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微微侧开身子,好让雷狮能看到一直被他挡在身后的少年。少年个头不高,比周围的人要矮了有十公分不止,十八岁刚出头的模样,穿着与自己不搭的宽大斗篷,挂着与年龄不符的冷漠表情,澄澈的蓝眼睛里分明映着他倚靠在墙壁上的身影,松松垮垮围在颈部的围巾勉强挡住了嘴巴。

瞳孔骤缩,雷狮的呼吸不受控制地猛滞了一拍,扶在墙上的手指无意识收紧,抓落了墙灰的同时也一并撕扯开伤口,不过他没有精力再去理会那些粘稠的液体了,因为黑西装低头拍了拍少年的脑袋,笑盈盈地垂眸看着他说——

——“辛苦你了,卡米尔。”

……火大。

“你想做什么?”雷狮呼出一口气,松开手指,皮肤上留下了几道泛白的痕迹。他抱臂向后随意一靠,慵懒地睁开一只眼睛,好像刚才那一瞬的失态是错觉似的,攸然补上了后半句,“反正你大费周章把我引到这里来,肯定不是想兜个圈子那么简单吧。”

“真是聪明,不愧是小军师的前首领,该说同个家族里的人连思考方式都一样滴水不漏吗?”黑西装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不紧不慢地对着他伸出了一根指头。“只有一个条件。只要你同意把家族合并到我门下,今天就到此为止,从今往后都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你照旧可以乐得逍遥地做你的首领,而我们会从此成为同伴,你也可以活过今晚。简直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不是吗?”

“合并家族?”雷狮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然后做一个负责帮你跑腿的傀儡‘首领’吗?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说出这种话。”

他说着便从袖口的夹层里抽出甩棍抡向身边距离最近的一个黑手党,像是西瓜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一般,他的掌心里满是头盖骨轻易碎裂的触感。那一下的后作用力震得他手臂有点儿麻,但更为清晰的还是腰侧伤口迸裂引发的剧痛,那个倒霉蛋结结实实地挨了他一棍子,在原地呆立了几秒后就直挺挺倒了下去,雷狮呲牙咧嘴地活动了一下手腕,扬起下巴朝着黑西装挑衅似的一笑说道,“继续?”

年轻收敛了笑意,枪柄在两指间被猛地夹住,他娴熟地换上弹夹上了膛,食指扣在扳机上,枪口直指向对方的脑袋,“搞清楚点,你可没有选择的余地。你的三位得力手下——一个跳槽我这里来了,另外两个远在二十多公里以外被分部的人拖住,你就是插翅也难逃出去。难不成,你还指望总部的人发觉异常赶来救你吗?别忘了,我在你们那里可以被树立了绝对信任观念的哦?”

“所以我才说,谁给你的胆子说出这种话。”后者被枪指着头,眼底的最后一丝笑意也被阴霾覆盖,干涸在掌心里的血渍散发着难闻的腥锈味,他冷哼一声,好像眼前闪着火光的不是枪口,而是什么塑料管一样,语气满是不屑,“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无趣。”

“你做出了最不明智的选择。”

年轻人撕去了先前那副笑眯眯的面具,眼睛里迸发出狰狞残忍的光。指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弯,所有的场景都好像被黑白化放慢了无数倍,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被延缓拉伸,瞳孔里倒映着扳机扣下的弧度,枪管的铁皮因发热而泛起猩红,甚至能隐隐看出枪口里不断闪烁着的火星。雷狮不慌不忙地抬头看着对方,嘴角弯成了势在必得的弧度。

“该搞清楚的人是你,”他说,“你也差不多该把我的人还给我了。”

短暂的一瞬失神。手枪被突如其来的一发子弹击飞,还连带着废掉了他的三根手指,已脱膛的子弹硬生生地偏离了轨道,连目标的一根头发都没能擦到。在痛觉延缓数倍抵达了大脑前,钢刃匕首已经挽着刀花没入了后颈,黑西装猛咳出一口鲜血,脑袋像是上了发条的人偶一般,一帧一帧地缓慢回转,动作既不流畅也不轻松,每动一下都伴着更多的血肉涌出,满身浴血的模样看起来可怖又惊悚。

而罪魁祸首只是象征性地后退两步,手上毫不留情地将匕首抽了出来。喷涌的鲜血一股脑地溅上布料,他便直接扯开披风的纽扣将它丢到一边去,里衣那件衬衫的衣领上别着一枚小小的印章——年轻人认得那个印章,那属于雷狮家族的、属于黑手党的印章。

黑西装慌神了片刻,接着便恼羞成怒地伸长了手臂,他的小臂肌肉猛烈地颤抖着,指甲的尖端堪堪划过鸭舌帽的边缘,卡米尔用指尖捏住帽檐轻巧地一转,将帽舌转到了脑后去。

就在一刻钟前还为他出谋划策、想着该怎样围堵雷狮的小军师——此刻不冷不热地睨了他一眼,几乎是踩着满地属于他的鲜血走进了巷子,在地上留下了一串血脚印。少年半蹲下身子,架起雷狮的胳膊搭在了脖颈上,“大哥。”

“雷狮,你可得想清楚……!”黑西装支撑着地面勉强直起上半身,后颈的刀伤里不停地往外涌着血,每句话都能带出嗓子里更多的血沫,“我可是隶属在总部的同盟家族,如果我死了,分部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再次找上门来宣战的……!”

“哦是吗。”雷狮收回了手臂,语气和平时一样淡然,没有疏离也没有恼火。他接过卡米尔手中的物什扣着扳机开下了第二枪,黑西装的脑袋狠狠撞在地面上,胸前的血洞连带出撕裂般的剧痛让他的眼前直发黑。雷狮甩了甩手腕,沉声笑道,“刚好,我瞧你们不顺眼也已经很久了,借着这个由头宣战正合我意。”

于是第三枪贯穿了黑西装的脑袋。那一队人马直到他的血都快流尽了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几十号人手忙脚乱地翻出武器,手枪退了膛就作势要冲进来,然后就被一辆开着探照灯的黑色轿车冲进来给撞了个人仰马翻。车子清扫开一条道路,副驾驶的窗子被摇下来,帕洛斯探出脑袋,摘下墨镜对他们吹了声口哨,“来得不算晚吧?”

“真慢。”

雷狮把用来止血——但其实早就已经丧失了作用的一截绷带随手一扔,很不客气地打开后门坐了进去。卡米尔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放弃那件脏兮兮的披风,坐到了雷狮身边。

“哦对了,”首领先生落座时忽然想起了什么,没沾上血渍的那只手往卡米尔头顶轻轻一搭,就这么随意地胡乱揉了起来。一低头迎上了对方投来的疑惑目光,他难得好脾气地解释说,“消毒。”








直到被莫名其妙地按在洗漱间里洗了个澡、甚至连浴衣没穿好就被一路拉回了首领办公室时,卡米尔还处在半是奇怪半是惊讶的状态。不过这种百思不解的感觉很快就被“大事不妙”的想法所取代——尤其是在雷狮反手锁上了门后。

“……大哥?”

雷狮腰侧的伤口刚上过药,上身半裸着,纱布下裹了一层粘稠的药膏,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草药的清香味。没有得到回应的卡米尔开始低下头专心摆弄没来得及系好的浴衣腰带,却粹不及防地被雷狮伸手一拉,直接将那条白色的布料从腰间抽了出来。

“……”长及小腿的浴衣一瞬间变成了开衫外套,刚沐浴过还带淡淡奶香的身体便若隐若现地展示在了眼前,雷狮挑挑眉颇为赞赏地“喔”了一声,在卡米尔开口前用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式深吻堵住了接下来所有的话。

说起来挺奇怪的,那时候的第一想法居然是——“好甜,这家伙一定又偷偷吃了糖果吧”。卡米尔被突如其来的亲吻惊得僵在原地,津液顺着嘴角流出来,滑过了下巴。在服从和反抗间犹豫了仅一秒的时间,他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小臂环过雷狮的脖子踮起脚去迎合着他,于是雷狮便自然而然地更进一步,带着半指手套的右手熟稔地拨开衣料扶上侧腰,指节在腰窝里一阵揉弄,卡米尔很快就软了膝盖,几乎要一个趔趄跌坐到地毯上。

“来这边。”

雷狮单手拖住他,小臂把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文件和钢笔尽数扫到地上,他把卡米尔放到桌面上,自己身子一仰坐进转椅中,趁机一口咬上了少年白皙的颈侧。

“嘶……”卡米尔痛的一抽气,但还是留了点理智提醒道,“明早有会议,别留下痕迹。”

对方闻言停住了动作,接着狡黠地一弯眉眼,衔住那块皮肤厮磨着吮吸,留下了一处殷红的吻痕,印在过分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异常扎眼。

……有够幼稚的。

揉在腰上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游走起来,从脊背到后颈,再从眉梢到嘴角,最后越过锁骨滑上了胸口,坏心眼地按住了胸前的一点。刚蘸过药膏的指尖有些冰凉,卡米尔被刺激得浑身一颤,雷狮便变本加厉地凑过去含住另一端,舌尖在凸起的部分不断研磨挑逗着。

“等等……大哥……!”

“不等。”

Tbc.


……对不起我翻车了我有罪我我我我……

我……我肾虚……所以还是把车留到下篇里吧……

评论(10)
热度(177)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