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幽灵准则》(part 3.)

-人类雷x幽灵卡

-首篇:part 1

-前篇:part 2

-其他篇目:文章索引


-旧稿混更,很短xxxx










《幽灵准则》



Part 3.

 

这座城市迎来了入夏后的第一场雨。

那场大雨来得很不合时宜,带着夏天特有的燥意与闷热一起,一股脑地倾洒而下,把被雾气完全包裹住的小城点缀得支离破碎。直到他们回到家后才发现卧室的窗子一直没有关,卡米尔的床铺又靠在窗边,被褥和枕头都已经被溅进屋内的雨滴打湿,雷狮快步走过去摸了一把,在掌心留下了一滩水痕。

“真遗憾,”他摊开手,向身后随意地甩了甩,“不知道你现在的体质会不会被这些东西影响,不过这么看来的话,你似乎只能跟我挤一张床了。”

“我睡在哪里都一样吧,”雷狮扯下了被雨水濡湿的头巾扔到一边,一屁股坐进了沙发中。卡米尔习惯性地压低了帽檐,布料上的触感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没有溅上一滴雨水。“唔,也许,我是说也许,我似乎并不需要休眠。”

“……”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尴尬,雷狮沉默了一会儿,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睡。”

我就知道。

卡米尔这样想着,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知道了。”

 

  

这并不是第一次在雷狮的床上过夜了。倒不如说,在满十一岁以前,他们两个人几乎每天晚上都是盖着同一床被子睡觉的。 

那时候的房间还不像现在这样,温馨而舒适,年幼的卡米尔常常在午夜赤脚抱着枕头,一路踩着地毯跑到兄长的卧室里,坐在床边眼巴巴地望着对方,直到雷狮受不了那样的眼神了,半梦半醒间很干脆地手臂一揽将他捞上床,再用被子把两人的身体一裹,就这样相拥着睡到第二天天明。

那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稍抬下颚,唇角就能够触及雷狮的下巴,头部微转,嘴唇便可以贴上卡米尔的额头。他在雷狮的臂弯中熟睡过太多太多次,早就已经成为了不可割舍的习惯,以至于十一岁那年开始分房睡的时候,他还因不适应而接连着失眠了整整一周。

幽灵是感受不到温度的。 

夜间的气温不高,白天又刚下过雨,屋子里满是潮湿的味道。那条棉被穿过卡米尔的身体搭放在床沿上,被顺着窗缝溜进来的微风拂得左右晃动。雷狮背对着他躺在一侧,徘徊在耳畔的呼吸声沉稳而有规律。 

“盯着我做什么。”

问话声响起的时候,卡米尔下意识地愣了一下。雷狮微微偏过身体,晶亮的眸子里是他最熟悉的锦葵紫,里面透出的目光几乎要贯穿了他的四肢百骸。

他太了解雷狮了。

喂。他说。你醒着吧。

“……嗯。”少年犹豫着低声应了一句,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下的布料。

“在想什么?”雷狮问。

是啊,他在想什么呢。在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里,直勾勾地盯着大哥的背影,悄悄回忆着小时候两个人抢一床被子的场景。他不是个会怀旧的人,但这些繁多的沉重的记忆一股脑地全部钻入了脑海,影片一般不受控制地在眼前轮番播放着。他想起了自己刚念国中的那一年,十二岁,已经是高中生的雷狮不听劝阻,接二连三翘掉晚自习,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跨过两所中学之间十多公里的距离,赶在他走上公交车站台之前停在校门口,也顾不得额角那些豆大的汗珠,只对他清爽地招招手笑着说,“过来,上车。”

他会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双手环住雷狮的腰,偶尔觉得倦了,还会把头抵在他的背上歇一歇。回家的路途要经过一条下坡路,那条路上满是小石子,沿着河坝和沙滩,一路延伸到家门口,车速骤然加快间卡米尔会更加大力地搂紧雷狮,车身一路颠簸,腥咸的晚风便趁机灌入鼻腔,把他呛得连连咳嗽。

这时候想起这些来做什么呢,迟来的走马灯吗?

卡米尔觉得鼻尖有点泛酸,就像是小时候感冒了打不出喷嚏来的那种感觉,呛得他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徐徐的晚风卷起床单一角,那簇布料拂过皮肤,痒痒的,让他不自觉地蜷缩起了肩膀。雷狮仍然在波澜不惊看向这边,目光紧紧缩在这个位置上,并没有因为气氛兀长的沉默而恼火。于是卡米尔伸出手臂,小心翼翼地环住了雷狮的身子。

“没什么,”他轻声地说,“只是偶尔会想……如果我还活着就好了。”

如果还活着,就可以拥抱你了。

 


雷狮只是沉默地躺在褥子上,眼睛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臂间的触觉是一片虚无,他无言地收紧了臂弯,却只能搂过飘渺冰冷的空气。

半晌,才听见雷狮再次开口说道,“别胡思乱想。”

那声音低沉而沙哑,像是从沙漠中脱身的人所饮下的第一口水,清清凉凉,几乎是夹杂着窗外不停歇的雨丝一起缠上了他的心脏——如果那颗器官还存在着的话,此刻一定会“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了吧。

卡米尔放松了肌肉,小臂从雷狮的胸膛穿过,最终搭在了床垫上。


Tbc.


评论(8)
热度(129)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