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Kiss

-3kfo点文还债,是 @符洛然 小天使点的瑞金打啵儿

-又名三吻定情

-其余篇目:文章索引






《Kiss》


第一个吻在午后的篮球场上。

汽水,冰棒,烈阳,夏季里雷打不动的标配三件套。八月份的酷暑,无非是年轻的学生们聚在操场上追逐疯闹,晒得脸颊通红,娇生惯养的姑娘们打着太阳伞凑在一起,低声讨论着哪个班的哪位学长。

而身为被女孩子们集体讨论的对象,格瑞手腕翻转着将篮球抛掷出去,稳稳落在了队友的身边,随手撩了一把挡住视线的发丝才发现嗓子沙哑得生疼,他抬头瞥了一眼光芒正旺的太阳,想了想,转身小跑着向球架旁的少年那里走去。

操场的榕树下支了一条长椅,檀木质的,在切面上隐隐透着复杂的纹路。那棵树的年头有些久了,本就不怎么密集的枝桠松松散散,稀疏的光芒便从缝隙中倾洒出来。金被烈阳晒得迷迷糊糊,手里还攥着温热的塑料水杯。额角的汗珠触及虹膜时带来一阵酸涩的苦楚,他远远看见格瑞走到了身边,下意识地一个激灵站起了身。 

而格瑞刚好低下头去拿水杯。于是好巧不巧,两人的嘴唇堪堪擦过,温热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好像亲吻了一团稀疏的棉花一般不切实际,金愣在了原地,格瑞的手指也僵在了半空。 

气氛陡然间陷入了尴尬,金发男孩手足无措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把水杯递了过去。格瑞眨了眨眼睛,伸手接过来,猛地仰头灌了几口。 

溢出的液体顺着他的下巴滑落,在喉结上停留了一会儿,又顺着锁骨的轮廓滑进衣领,濡湿了胸前的布料。

仓皇得就像是在掩饰着什么一样。 

第一个吻,恶作剧一般的、随意又荒唐的吻。

 

 

 

第二次是嘈杂的KTV里。 

当空酒瓶细长的颈部在自己面前停下时,格瑞的心里就已经敲响了警铃。高三彻底毕业前的最后一场派对,所有人都想抛开顾虑疯狂一次,他的指节忍不住攥紧了校服的裤腿,看着凯莉把腿搭在桌角,朝他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选吧,大学霸。”女孩拿出了一枚硬币,“正面真心话,反面大冒险。” 

他没应声,随手接过硬币向半空一抛,银白色的圆币在空中转了几周,稳稳跌进了地毯里,他侧目去瞧了一眼——好家伙,反面。 

“喔,我想想。”她的眼睛骨碌碌一转,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神色,“打电话告白?当众唱情歌?原地转三圈‘喵’一声?”

“……”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在场的人里你选一个,亲一下意思意思?”

金敲着手机屏幕的手指顿了一下,编辑了一半的备忘录被他一个手滑,不小心删了个干净。他懊恼地抬起头去瞧,发现坐在凯莉身边的一个小姑娘似乎有点激动,在桌子下揪着凯莉的袖子拽了又拽。他认得那个姑娘,从高一开始明恋了格瑞三年,偏偏学习好得很,还有着跟谁都能玩得来的好性格,在班里也曾获得过不少好口碑。

啊……

他扯着嘴角笑了笑,对上了凯莉笑意未褪的眼神。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让他觉得有些尴尬,刚打算打着哈哈开个玩笑带过去,就听见格瑞的声音冷不丁在头顶响起,被KTV里震耳的乐声冲撞得发散。 

“金。” 

“嗯?” 

他顺着声音来源抬头看过去,却只来得及在闪烁的灯光下瞥见那缕过长的银色发丝。下巴被钳住抬起,在他的意识从疑惑中反应过来前,两片柔软的唇瓣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贴了上来。那是学生间最青涩的亲吻,嘴唇摩擦着嘴唇,单纯地传递着彼此的温度。那一刻他只觉得血液逆流,浑身冰冷,连脊背都渗出了冷汗,却没有半分想要推开对方的意愿,几乎就要沉溺在那一片紫罗兰色的汪洋中。

包厢里安静了几秒,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起哄和唏嘘声,凯莉嘴里的棒棒糖掉在地上砸了个粉碎,愣愣地怔了半晌,才小声地开口说道:“我可没说过一定要亲嘴才可以啊……”

 

 

 

第三个吻,是理所应当的,顺理成章的吻。

干干净净的少年已经褪去了先前那副稚气的外表,西装的领结整洁得体,外套一尘不染。格瑞在玄关的地毯上换下了皮鞋,踩着家用拖鞋半仰进了沙发靠垫中。

房门被拨开一条缝隙,金悄悄地猫腰从里面溜了出来。

一记手刃划破了上空的空气,由上至下直挺挺地劈过来,格瑞头也不回,反手捉住那只不安分的手腕,顺势回身揽着对方的肩膀向前一带——金几乎是从沙发的靠背上生生翻跃下来,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还没等视野从突如其来的变换中回缓,他就已经一屁股摔进了柔软的布垫里。 

“恶作剧?”格瑞用指腹蹭了蹭他的嘴角。

金眯起一只眼睛,沉默片刻,又歪头蹭了回去,“欢迎回来。”

他张开手臂,动作自然地向对方索求一个拥抱。于是格瑞伸手去环住他的腰侧,唇角在额头上轻轻摩擦,从眼睫开始,落下一个接着一个细碎绵延的吻,唇齿相贴,舌尖卷过溢出的津液吮吸啃噬,金的手指在对方的发丝中胡乱揉搓着,午后的阳光透过窗纱洒进室内,在他们的周身铎上了一层鎏金的边缘。

以爱为名,以吻为楔。

End.

评论(12)
热度(365)
  1. 淡🍁语-苗居然是沉柒 转载了此文字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