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雷x卡,不知道该说是拟兽paro还是妖怪paro

其他篇目:文章索引






雷狮遇见那条奄奄一息的小狼崽子时,天才刚刚下起大雨。雨点霹雳啪啦毫无规律地砸下来,把它一身蓬松的皮毛浸得濡湿,和着血一起染红了大半边土。小家伙儿的后腿受了伤,裸露在外的嫩肉被水泡的外翻发白,小小一只蜷缩在草堆中,模样可怜兮兮的。八成是被急着逃命的狼群直接丢在了这里,要不是这鬼天气里基本没人会出来狩猎,它现在早就该被野兽吞进肚子里了。

天气太冷,雷狮懒得在大雨中徒步行走,依然还保持着一头最普通的雄狮模样。他想了想,也不知是不是被大雨给迷了心智,叼着小狼崽后颈的皮毛,把它捡回了老窝。

能活过来就养着,养不活就下饭。反正他又不会亏。

 

小狼崽的自愈能力比想象中要好很多,腿上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看着骇人,脱了水后一晚上就差不多愈合了。雷狮在隔天悠悠转醒的时候,小崽子正缩在洞穴的一角,蓝宝石似的眼睛警惕地环视着,见到他睁眼的动作时后颈的毛都几乎要炸起来了,雷狮抓了抓脑袋,他没什么养小孩的经验,随手从身边撕了一条兔子腿扔到它面前,狼崽压在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把头一瞥,看都不看一眼。

雷狮心道你爱吃不吃,反正最后饿死的又不是我。就当着它的面把那条兔腿捞过来,扒了皮,专挑肉多的地方啃。小狼崽听着他咀嚼的声音,很有骨气地咬咬牙,没吭声。

小家伙儿的腿伤似乎是触及了筋骨,皮肉愈合以后还一抽一抽地疼着,不敢用力。它平日里就窝在雷狮的洞里,也没人跑来找麻烦,日子过得倒也算是清净。被抛下的那一天是在逃亡途中,路上本就没怎么进食,受了伤后又因为警惕一直不敢吃东西。它顶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撑了几天,终于在雷狮兜回来一筐鱼那天忍不住了,一双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下巴倚靠在前爪上,肚子里很配合地发出了一声叫响。雷狮嗤笑一声,走过去没好气地揉它的脑袋,恶狠狠地凶它说,“想吃东西不会叫一声啊?你哑巴啊,还是面子比命重要啊。”

小狼崽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忍着没把他的手拍掉。

考虑到对方还是个没长结实的小崽子,雷狮破天荒地认真刮了鳞片,升起火来把鱼串在树枝上烤。小家伙儿抱着一条烤鱼吭哧吭哧吃了有大半条,最后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转身又拖着自己行动不便的腿缩回了角落。雷狮翻翻白眼骂它真是个白眼狼,吃饱喝足就不理人,小狼崽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干脆装起死来,直接闭上了眼。

 

后来小狼崽恢复好了,就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满林子转悠。雷狮从小在林子里长大,该吃的不该吃的统统都杀过,这一带也从来没有人敢招惹他。小崽子挺乖,从不抢他的猎物,就坐在旁边安静地看。雷狮以前听说过,没长大的小狼崽会跟在母亲身边学着捕猎——所以说,这家伙,该不会把他当成它妈了吧?

雷狮浑身恶寒,打了个寒颤,冷冷地把匕首刺进野鹿的脖颈里,撕下了一块肥肉。

 

出变故那天是在傍晚。

最近林子入秋了,黑夜总是来得格外频繁,狮子的感知在夜里不大敏感,更何况雷狮还用着人类的形态,夜风卷过丛林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雷狮“啧”了一声,捧着怀里的柴火吆喝两句,让身后那只还在留恋夜宵的小崽子走快点。

下一秒他就飞了出去——直到脊背撞上树干,剧痛活生生把他逼回了狮子的模样时,他也没搞懂那只不要命的豹子究竟是什么时候靠近了他。头顶繁茂的叶子发出“哗啦”的声响,抖落下来的鸟蛋碎了一地。雷狮猛地咳嗽起来,干柴掉在地上,折成了长短不一的破木棒,又被他拍在地上的爪子给震成了碎片。

豹子朝他露出了獠牙,竖瞳映在眸子里,衬着清冷的月光显得愈发危险。还没等他从地上站起身,小狼崽就像发了狠似的,两条腿在地上一蹬,直接飞扑过去。那豹子的注意力一直在雷狮身上,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它的尖牙死死啃住,他是第一次见到那小家伙凶狠的一面,后经的毛全部炸起,就算咬破了血管也不肯松口。

豹子发出一声哀嚎,抽搐着要翻身去抓身上的小野狼,它便两只前爪猛地一挪,转而又咬上另一边动脉。豹子的四肢瘫软在地上,很快就没了声息。雷狮坐在地上看着它,不愠不火地,等气顺下来后才恢复成人类的身子。他俯身去把小狼崽拎到眼前,与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对上眼,“谁让你出手的?”

小狼崽“嗷呜”一声,爪子扑腾了两下,低垂着眼眸。

雷狮叹了口气,把它抱紧怀里,奖励似的顺了顺他后颈柔软的毛,小狼崽眯起眼,鼻腔里吐出声闷闷的低哼,整个身子蜷进了他的肘弯。

 

那小崽子实在是装的太好了,几乎都让雷狮以为它要被自己养成了一条温顺的狗,以至于后来他每次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情,他都忍不住要狠狠地骂一句当初的自己真是个傻逼。

那天他在外头捉了两只野兔子,提着耳朵打算回来当夜宵。一推开门就见着少年模样的妖怪坐在石床上,手边拨弄着几根泛白的鱼骨头。对方浑身赤裸,灰白的尾巴搁在身后不安分地乱动着,回头瞧见他进门,脆生生地张口就喊,“大哥。”

……谁你大哥。

不对,你谁。

雷狮后退两步,露出了尖利的指甲。似乎是他不加掩饰的、质疑又警惕的眼神让少年晃了神,他从床上跳下来,尾巴随着动作晃了晃,头顶耸立起的耳朵里翻出雪白的绒毛。

雷狮瞧见那双眼熟到不行的蓝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妄下结论,他怔了一下,愣愣地问,“……你是那条狼崽子?”

少年——或者说,成了精的狼崽子——微蹙起眉,纠正道,“大哥,我叫卡米尔。”

……

还真是。

现在雷狮该庆幸它没张口叫他“妈”了。

 

得,大雨天里多管闲事捡回来一只刚断了奶的小崽子,过了近大半年的养孩子生活,现在好了,养成精了。

雷狮偏头看向坐在一旁烤着兔腿的卡米尔,他给对方套上了自己以前穿的旧衣服,现在那小鬼耸拉着过长的袖子,吃的脸颊两侧都是白花花的碎肉。他盯着他瞧了一会儿,忽然开口叫道,“喂,卡米尔。”

“嗯?”

“你知不知道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卡米尔略略一沉思,“大哥,你不也一样吗。”

雷狮一想,好像有那么点儿道理,砸吧砸吧嘴,也就随他去了,

至此以后,一妖一狼的日子彻底结束,开始了属于两只妖怪的、全新的征途。

 

Fin.

 

我别是有病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4)
热度(236)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