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1)

-千年古尸忘x假的摸金校尉

-倒斗挖出了蓝二哥哥系列

-梗来自珞珞@负数限定 












《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1)》





“嘿。摸着个大家伙。”

 

魏无羡用铲子磕了磕脚下,一边笑着,一边在手上多加了些力气。

 

地下洞窟内的气温不高,方才又不吃不喝地走了好几个时辰,这会儿胃里已经开始翻腾嚎叫了,他的手指有些僵硬,攥着金属把手,铲边狠狠撞上了明显要比周围松软许多的泥土。他一铲翻下去,立即拨出了稀疏猩红的污泥,随行的同伴们瞧见他动作这般鲁莽,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为首的老前辈脸色一暗,潜在心底的教授性子正要发作,就听见魏无羡卷起舌尖吹了声口哨,嬉皮笑脸地瞅着他,道:“哎,你们都来猜猜,这下面到底是埋了具血尸啊,还是凶尸啊?怎么就这么大的脾气呢。”

 

脾气?

 

不论是血尸还是凶尸,都哪里来的脾气可言?几个小辈一怔,面面相觑,一时间都觉得云里雾里、不得真切。老前辈冷哼一声,权当他是在胡言乱语,背过手去不予理会。但磕磕绊绊跟在队末的年轻人却摇了摇头,嘴上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话。众人屏息凝神听他呜咽了一会儿,不耐烦地摆摆手走开了。他只得叹一口气,偏头环视一圈,视线接触到摇摆不定的烛光,忽地忍不住扯开嗓子大喊了一声,呼吸立即急促起来。

 

“不……不是!”收获了几枚明显带了不满的眼神,他慌乱地摆摆手,哆嗦着嘴唇指向东南角燃烧的蜡烛,指尖直打颤:“蜡烛……你们快看那蜡烛!”

 

魏无羡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脚踏着已经露出了复杂花纹的棺椁,扬起了脑袋越过众人,看向了东南角。只见那前一刻还好好燃着的蜡烛毫无征兆地开始无端涌出绿光,烛光闪烁跳动着,摇摆不定,在墙壁上投射出参差不齐的剪影。魏无羡心里“咯噔”一下,老前辈反应最快,当即下令吼道:“灯灭不摸金,撤!”

 

小辈们登时乱了阵脚,推推搡搡、毫无秩序地往狭窄的甬道里挤,魏无羡抬手抹掉脸上的泥土,铲子戳戳棺椁表面,泥沙簌簌落下,露出了棺盖的接缝。

 

“哎,真要走啊?”他伸手拉住老前辈的手肘,皱起了眉,“我的意思是,先不说咱们摸黑在下面走了这么久,如此贸然前进能不能顺利回去……这一路上毫无收获,你们真就甘心放着好好地棺椁不开,为了一根蜡烛跑啊?”

 

“你懂什么,毛头小子!”老前辈甩开他的手,狠狠地呵斥道:“乳臭未干的小鬼,这是摸金校尉的规矩,鸡鸣灯灭不摸金,你懂不懂!你要是觉得自己命硬,就去闯,去闹,但别搭上这么多无辜的人为你陪葬!”

 

魏无羡一听,登时就乐了,眉眼弯弯地笑起来,映着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痕迹,倒显得有些滑稽,“您这话可就不对头咯,摸金校尉?您有摸金符吗?没有吧?——鸡鸣灯灭不摸金?古往今来有人为了这蜡烛而死吗?也没有吧?咱们就是一倒斗团伙,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您瞧瞧您这些得意弟子,出了事情不是跑就是叫,无头苍蝇似的,可不是丢您老人家的脸嘛。”

 

他说着眨了眨眼,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那两片薄唇里吐出的字句针针见血,几乎要让老前辈气得喉头梗血、两眼发黑,可偏偏在面上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叫人伸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打。正僵持着,那蜡烛又是“呼”地一声,光影交错翻飞着猛地一抖,直接灭了下去,徒留下几缕青烟绕在上头。洞窟里刹那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魏无羡在黑暗中掏掏耳朵,翻了个白眼,就着自己一身灰泥的外套抹了把手,在口袋里翻翻找找掏出一柄手电来。电池是杂牌子,光圈闪了好一会儿才泛出冷光,他拿着手电筒扫了一圈,光芒略过小辈们泪涕遍布的脸颊,停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棺椁上。

 

他忽地呼吸一滞,倒吸口冷气,怔在原地,手微微颤了起来。

 

老前辈见他忽然沉默,肩头隐隐有耸动的动作,也不好继续闭口不言,只得顺了顺心口,探过头去问道:“你又在搞什么?”

 

魏无羡木讷地回头,一改先前轻浮的模样,眼底写满了茫然。

 

老前辈莫名其妙地给了他一记眼刀,终究是敌不过好奇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也不由得浑身一僵,突兀地愣住了。

 

——几秒前还安然躺在泥坑里的棺椁,此刻棺盖已开。

 

棺椁里空无一人。

 

 

 

 

 

这不对劲。

 

这次不仅是小辈们,连老前辈也怔在了原地。他行斗数十年,头一回遇上这样的状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直到魏无羡伸手猛推了他一把,他才身子一仰,堪堪避过了迎面而来的剑锋。

 

“是粽子!小心点!”

 

方才第一个看出蜡烛不对劲的年轻人梗着脖子叫喊,而后迅速后退了几步,脊背抵上墙壁。手电在慌乱中掉到地上,身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唯有不断袭来的剑锋泛出些幽蓝的光芒。魏无羡的手心里溢出一层冷汗,找准了时机,伏在地上猛地一扑,左手捞过手电筒,右手从行囊中摸出了一把糯米,向着前方狠狠抛洒过去!

 

这糯米虽俗气了些,却是他们倒斗时必要的工具,可以拔除尸毒,也可以当作暗器直接一把撒过去,到了老粽子身上一撒就是一阵青烟!可这次不太对,他等了半天,也没有传来糯米触上粽子皮肤所发出的、灼烧腐蚀一般的声音,魏无羡心里一沉,立刻知晓这不是普通粽子,咬咬牙心道死也死个明白,壮士就义似的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忙扬起了手电,向前方探照而去——

 

入目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颊,被拢在雪白刺目的光圈中,显得面色更加惨白。下颚微敛,薄唇抿成一条线,鼻峰略略挺起,衬出眉间拧起的一点弧度。黑棋一般的双瞳里木讷无光,额上还佩戴着一条细长的抹额,布料上隐隐透出云卷云舒的花纹,多余的布料松垮垮地垂在颈侧,白得发亮。

 

“……我靠。”魏无羡怔怔地骂了一句,忽然就回头对着年轻人怒目而视,喊道:“这是粽子??你他妈告诉我这是粽子??!”

 

年轻人被他吼得一愣,连连“啊”了几声,还没等反应过来,对方的下一句话已经雨点似的、接踵砸了过来——

“放屁吧!!老子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眉清目秀的粽子!”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粽子”的眼角似乎抽了抽,手上的动作却是分毫不留情面,长剑劈头盖脸、甚至更加狠栗地刺来,魏无羡迅速侧过身子,剑锋划破他胸前的衣料,没入了墙壁。

 

“粽子大哥,你听我说句话。”

 

对方明显不想听他头头是道讲什么大道理,只手腕一翻,剑刃直接横劈向胸口,魏无羡一惊,慌乱中随手抄过什么东西挡在胸前,“铮”地爆出一阵巨响,直戳耳膜,震得他虎口发麻。他呲牙咧嘴地缓了一会儿,忽然发现面前那人没动静了,大着胆子用手电照过去,却见着那“粽子”眉目间忽地闪出了点意义不明的光,衬在瞳仁里,倒是让他看着有几分像人类了。

 

而那泛着幽蓝光芒的剑就横在自己胸口,再往前一寸,剑尖就能彻底戳穿他的心脏。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满心都是劫后余生的后怕。借着手电晕出的光芒垂下头来,打量被自己抓在手里的这玩意儿——柄部细长光滑,刃端泛出寒光,剑身干净澄澈,被手电的光束一照,反倒生生晃了他的眼。

 

剑柄上还刻着两个极有劲度的字:随便。

 

还有给剑起名叫“随便”的?

 

魏无羡心里犯起了嘀咕,却冷不丁地听到一个沙哑孱弱的声音自头顶传来,语气平淡、毫无起伏,却又像是那九月天里结了冰的湖水似的,透出一股子清冷的味道,在这阴森灰暗的地下洞窟里响起,更是宛若一盆淋头而降的冰水,转瞬间便将他划入了冰窟中,如芒在背。

 

——“魏婴?”

 

“……啊?”他左右瞧了瞧,见同伴们都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粽子大哥,你叫我?”

 

“是这样的,”他一本正经地拉下了脸色,“我是姓魏,但我是真不认识你说的魏婴,你看,你要是早说想认识一下我,我就告诉你了。我叫魏无羡,不羡鸳鸯不羡仙的……诶!你干嘛?!”

 

话音未落,他便被猛地扯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手电与长剑应声而落,他被拉扯得重心不稳,仰头一扑,撞进了隐隐透出檀香与泥土味的胸膛。那人的衣服湿漉漉得,透出一股长期封闭酝酿出的霉味,他皱了皱眉,扭了扭身子想要挣脱,却感到有一双手臂环上了自己的腰,牢牢地、用着几乎要把他嵌入骨血的力度,禁锢在了怀里。

 

这个怀抱来的太过措不及防了,鼻尖所嗅满是清冽的气息,他的手无措地在身旁挥舞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虚虚地环上了那人的脊背。那“粽子”的脑袋正搁在他的颈窝里,发丝扫过皮肤,又酥又痒,鼻腔却洒不出任何温热的吐息来。

 

他僵硬地抬起手,将这个拥抱苦苦维持着,忽然就情不自禁地鼻尖一酸,莫名其妙而又突兀惘然地,红了眼眶。



Tbc.


序篇:02

评论(124)
热度(2267)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