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2)

-千年古尸叽x假的摸金校尉

-梗源珞珞 @负数限定 

-前文走:01








《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02)》





四周陡然间安静下来。

 

能听到湖中滴水的声音,伴着几人因紧张而略显沉重的鼻息。气氛僵持了片刻,攸地火光一闪,烛火通明起来。年轻人颤颤巍巍地点亮了几只蜡烛,左右环顾着,四下寻找带他们下斗的那位老前辈。

 

老前辈活了大半辈子,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场面。狠狠撞来的那一下几乎要散了他的腰,此刻又见着了眼前两个缠在一起的人影——不,是一人一粽子,惊得胡子都快耸立起来,指尖颤抖着指向二人,颤着声音道:“你……你你你,你们……”

 

魏无羡从粽子大哥的广袖中冒出一个头,笑嘻嘻地:“我,我我我,我们?”

 

老前辈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最后两眼一翻,生生气昏了过去。

 

“哎哎哎,快接好了!这老人家腰背不行,摔着一下怕是要散了架,啧,就说你呢,傻站着干什么!去接啊!”

 

年轻人被他咄得一愣,后知后觉点点头,跑过去扶起了老前辈。可又转念一想:不对头啊,魏前辈还被粽子缠着呢,我们怎么能只顾虑着自己?

 

聪明如他,当即从口袋里翻出糯米,一把接着一把,铺天盖地地撒过去,“大家快救魏前辈!魏前辈被粽子缠上啦!”

 

魏无羡一噎,扑面而来的糯米呛得他连连咳嗽,粽子大哥面无表情地抬手,广袖将他的脸笼得结结实实,只能听到糯米撒到布料上的簇簇声。他抹了把脸,抬头看着那粽子,四目相对。

 

他说,大哥,你能先放开我吗。

 

粽子面不改色,搂得更紧。

 

“……得得得,怕了你了,我不该掘你墓、不该拔你剑,您好生回去歇息着成吗,放过我吧谢谢您嘞?”

 

对方摇了摇头,鎏金的瞳孔里满映着他灰头土脸的模样,声音低沉嘶哑,掷地有声:“那是你的剑。”

 

“……啊?”魏无羡愣了,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名为“随便”的长剑,一脸茫然:“……我的?”

 

“你的。”粽子重复道。

 

还没等他再开口,旁边就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魏无羡转头去瞧,那群小辈八成是见着连糯米都对付不了这粽子,吓得两眼直翻腾,哆哆嗦嗦连手里的黑驴蹄子都拿不稳了。那黑驴蹄子好歹也不便宜,魏无羡看得一阵肉疼,心里直滴血,刚想告诉他们这不是普通的粽子,把黑驴蹄子都收起来,就见着为首那位背着老前辈的年轻人呼吸一滞,定定地一歪脑袋,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

 

接着,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四五个小辈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在本就狭窄的洞窟里扑腾出了一阵浊灰。他赶忙挣开粽子的臂弯,俯身去试探鼻息,确认了他们还活着后不禁松了口气,同时又忍不住想要翻白眼:“这点胆子还敢来下墓,真丢人。”

 

“尸气。”

 

粽子淡淡地道。方才环着他腰背的双手此刻已经垂了下去,细绸广袖下的手指骨节分明,白皙修长,指节虚拢着自己的剑柄,“这里尸气重,他们受不住。”

 

“那我怎么就受得住?”魏无羡挑起一边眉毛,抬眼打量着他。那双瞳中裹携了光影辰星,此刻烛光摇曳着,更衬出妖冶来,“你到底是不是粽子?什么来头?别告诉我你诈尸出来就是为了抱抱我这么简单,我可不信。”

 

“……”对方张了张口,正欲脱口的话在唇舌之间辗转了几个来回,最终还是化成了轻薄无力的两个字眼:“魏婴。”

 

“我叫魏无羡。”魏无羡有点儿不高兴了,“我不认识你说的魏婴,但也不能总这么‘粽子大哥’、‘粽子’地叫你是不是?你叫什么名字?”

 

“蓝忘机。”对方微微颔首,犹豫了一会儿,又改口道:“蓝湛。”

 

“到底叫啥。”

 

“……蓝湛?”

 

“你问我呢??”

 

魏无羡没脾气了,对上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半晌,沉沉地叹了口气:“……你是僵尸吗?”

 

“不僵。”

 

“你会杀人吗?”

 

“不会。”

 

“你想回去吗?”

 

“不想。”

 

“那……你能来帮帮我吗?”

 

蓝忘机掀开眼皮,见魏无羡吃力地揽着两个小辈的胳膊,一步一步往洞窟外挪:“一个个看着弱不禁风得,鬼知道吃什么长大,这么沉。”

 

他敛声片刻,顺从地走过去,一手提起一个不省人事的小辈摞在肩膀上,腋下还夹了个老前辈,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般熟稔,魏无羡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而后者只淡淡地下巴一扬,示意对方跟上,“走这边。”

 

蓝忘机带他走上了一条从未见过的窄径,与来时那条崎岖不平的路不同,一路上磕磕绊绊地,几次差点摔了跟头。他两只手都各扶了一个小辈,只能用嘴咬着手电,摸黑前进。没一会儿,他的下巴就酸过了劲儿,嘴角的津液眼见着就要淌出来,便赶忙压下舌尖给啜了回去。蓝忘机走在头阵,脚步声轻得几乎要匿在空气中,即便身处黑暗也像游刃有余似的,熟稔地低头避开上方坠下来的钟乳,时不时还要提醒他注意脚下。

 

魏无羡觉得有点缺氧了。从进了斗开始,他就一直没吃什么东西,在这地下洞窟里兜兜转转连走了数个时辰,现在身上又驮着两个几乎要把他压垮的小辈,一时间只觉得头昏眼花、脚下轻飘飘地。黑暗中隐约能看到蓝忘机回过头,鎏金的瞳孔中波光流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色中熠熠生辉。

 

“我可以背你。”他说。

 

魏无羡的嘴角抽了抽,叼着手电,模糊不清地道:“……还是别了吧蓝湛大哥,你肩上两个手提两个腋下还夹了一个,再背上一个我,怕不是要用爬的逃出这墓了。”

 

蓝忘机眨了眨眼,环视一圈,似乎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在如此狭窄的地方御剑出去还不弄塌洞窟的概率为多少,直到魏无羡不耐烦地用膝盖轻撞他的脊背,他才略有不甘地放弃了这个荒唐的想法,规规矩矩地继续往前走。

 

也许那天的地窟真的是太暗了,魏无羡只顾硬撑着自己软塌塌的身子赶路,以至于他根本没能发现,蓝忘机揽着两名少年的手正止不住地颤抖着。

 

那双连从棺椁中刚苏醒、本该四肢僵硬无法动弹时,都能牢牢捏紧剑柄的手,此时却颤着指尖抓握在柔软的布料中,扯出了几条深浅不一的褶皱。他闭了闭眼,涌动在瞳底的情绪硬是被压了下去,不过须臾片刻,便又恢复了清冷的神色。

 

他已经等了足有千年,又怎么会差这一时半刻。

 

 

 

后半路上,魏无羡一直浑浑噩噩地,也分不出心思来跟蓝忘机搭茬了,满心只想着要赶紧走出这鬼地方,然后到市中心的湘菜馆里大吃特吃一顿——当然了,老前辈买单。路上少了他嬉皮笑脸的搭腔,只能听到滴滴答答的落水声、伴着时轻时重的脚步声,倒显得冷清了不少。蓝忘机忽然停顿了一下,魏无羡来不及刹车,差点撞上他的脊背,只好耸耸鼻子,疑惑道:“怎么了?”

 

蓝忘机侧开身子,他霎时就被扑面而来的阳光晃了眼睛,虹膜不自觉分泌出温润的液体,转而溢出眼角,沿着脸颊徐徐滑落。他半瞌上眼帘,大喜过望,只觉得此刻连沉甸甸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两三步奔向光源:“出口!”

 

把身上一个两个的“包袱”一丢,魏无羡张开双臂,直挺挺地仰头倒进草堆中。他们进斗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专挑了半夜走,这会儿已经艳阳高照了,被熟悉火辣的阳光一照,他登时就觉得浑身都舒服了,连方才饥肠辘辘的感觉也化为乌有,好不轻松自在。

 

他弯弯眉眼,枕着手臂侧过脑袋,要去跟蓝忘机道谢。不回头还好,这一回头便是惊得差点连下巴都掉到地上来,他怔怔地反应了一会儿,半晌才叫道:“蓝湛!!你别出来!你、你站那儿别动!!”

 

蓝忘机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

 

他被埋在古墓中少说有了千百个年头,这一身衣物便跟着主人一起,长期沉睡在密不通风的棺椁中,方才在洞窟里还能坚持一会儿,此刻一接触到氧气,竟是不堪重负地直接化成了散灰。魏无羡瞠目结舌地张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蓝忘机的胸膛和白花花的大腿从那片衣物散落的灰烬中裸露出来,忽地反应过来,小流氓似的吹了个口哨,道:“蓝湛公子,真看不出来呀,身材这么好?”

 

蓝忘机眉峰一挑,不作回应,由着他看。

 

魏无羡看着看着,面上逐渐开始挂不住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有羞耻心的人,哪怕脸皮再厚也不能盯着人家美男的裸体看一刻钟都不脸红,可蓝忘机好像没有半点要遮掩一下的意思,他只得窘迫地垂首,手忙脚乱剥了一个年轻人的衣服,丢到他身上去。

 

“快穿上吧您!”

 

蓝忘机不与他争口舌之快,垂首敛眸当做道谢,背过他开始穿衣服。

 

魏无羡的面上却开始燥了起来。

 

刚才在斗里走得匆忙,身边没有几个能照明的东西,蓝忘机的出现偏偏又挑在了蜡烛熄灭的那一刻,地不利人不和,自然没能好好看清楚他的模样。现在光线充足了,再细细一瞧过去,竟是比之前那草草一打量要更加好看。抹额和发带都一并化作了灰烬,及腰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散在身后,被微风拂着,发梢扬起了细微的弧度。

 

他一愣,当即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魏无羡,你醒醒!那是个粽子,就算他眉清目秀,也顶多能是个长得好看的粽子,收收心思,别做你的青天大梦!

 

这一巴掌的力度太过狠栗,差点扇出了鼻血,好在清脆响亮的一声直接把脑袋给打清醒了,魏无羡抬手抹一把鼻子,挪开了视线。蓝忘机正在绑腰带,那个被剥了衣服的小辈猛咳几声,悠悠睁开了眼。

 

魏无羡立即爬了过去:“喂,你,感觉怎么样?”

 

年轻人迷迷糊糊地扫了他一眼,见着是同伴,鼻尖立刻就泛起了酸,喜极而泣道:“魏前辈!!魏前辈你没事啊!我跟你说,我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居然梦到有一只会说话会走路还会用剑的大粽子缠上了你!还把咱们老前辈给吓……不是,气晕了!可吓死我了,还好是梦,虚惊一场、虚惊一场……等等,我衣服呢?”

 

年轻人后知后觉才觉察到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哪里还顾得什么噩梦不噩梦,羞恼地大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裆下,左顾右盼地开始找衣服。可这不找还好,他一转头,就瞧见正拿着皮带发愣的蓝忘机,登时眼睛一黑,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缓了须臾,又是两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魏无羡抽抽嘴角,攥紧拳头,对着年轻人的太阳穴比量了几下,“……这一拳敲下去,能给他敲失忆不?”

 

他的目的很明显——斗里挖出个大粽子,这粽子还跟着他一起到了地上,要是等这帮土夫子醒了、四处乱宣扬,不论是他还是蓝忘机,从今往后都别想再有好日子过。他不是个喜欢招惹麻烦的人,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蓝忘机却摇了摇头,走过来攥住他的手腕,从袖口里甩出了一件东西。

 

魏无羡定睛一看:是一柄颜色古旧的香炉,巴掌大小,周身泛着褪了色的古铜,看着阴沉沉得。他忍不住搓了搓手——蓝忘机身上拿出来的东西,肯定年头不小,搁在现在必然会是古董,这玩意儿要是卖出去,不知道能挣出多少呢。

 

“你要点它?让他们失忆用的?”见着蓝忘机指尖一挥便是一簇火焰,魏无羡的喉结一动,急忙道:“我还在这儿呢,我要不要屏息?”

 

蓝忘机略略颔首,指尖上跳动的火苗触上香炉,刹那间便飘出了一股怪异的香味。魏无羡还没做出反应,便觉得后脑一沉,有什么轻柔温软的触感压了上来。他身体一僵,睁大了眼,脑子里霎时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蓝忘机吻了他。

 

Tbc.

序篇:03


WiFi:上一世我撩天撩地撩你蓝二哥哥入怀,这一世该你投怀送抱主动撩我了。风水轮流转,不信抬头看!

评论(54)
热度(1416)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