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4)

-千年古尸叽x假的摸金校尉

-梗源珞珞 @负数限定 

-前文走:01  02  03

-没什么情节的过渡章


 




《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4)》




指节隔着薄薄一层布料,无意间擦过那一处,灼烫的温度吓得魏无羡触电般猛缩回手,瞠目结舌,抬眼把蓝忘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半晌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地低头道歉:“不是……蓝湛,你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

 

我也没想到你一具古尸摸摸就能硬。

 

……你对得起你们古尸一族吗????

 

蓝忘机瞌上眼帘,看起来有些疲惫,半晌才闷闷地“嗯”了一声,道:“我在听。”

 

听什么?魏无羡有点懵,一脸茫然地低头看着对方。三月初春的江南,即便开着窗子也仍能感受到温风擦着鼻梁拂过,他脸上有些发烫,忽地想起自己刚刚说过的、“你听我解释”这话,又不自觉地犯起了难。

 

……怎么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撩你一下,谁知道你这么不经撩,我……

 

……

 

魏无羡欲哭无泪。

 

“要不……我帮你解决一下?”粽子的生理反应和人一样吗?一样的吧?触摸的时候也会有温度吗?会不会过一会儿自己就恢复了?魏无羡抬手摩挲下巴,任由乱七八糟的问题堆在脑中,蓝忘机猛地睁开眼,瞳仁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他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赶紧补上了后半句:“……我是说,或者……你自己解决?”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听见这话的时候,对方明显松了口气。

 

他动了动身子,手肘支着床铺,撑起上半身。散乱的黑发从被单上扫过,鬓发的末梢带着些不安分的弧度滑过锁骨,落在大敞着衣衫的胸膛,魏无羡喉间一紧,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从床上跳了下来。

 

三月的暖阳正好,阳光透过窗玻璃,扬扬洒洒坠入屋内,将蓝忘机的侧脸铎上一层鎏金的轮廓,他微微眯起眼,像是觉得这阳光太过刺眼似的,举手挡在了眉前。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指腹带着薄薄的硬茧,衬得指尖更加狭长。魏无羡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耳尖发烫,不自觉地低喃出声:“……真好看,你们古代人都好看。”

 

他原以为这话的音量已经足够小了,只当是自己的无意感慨,哪知道蓝忘机却愣了一下,微微侧眸来看他,睫毛长如蝶翼,在颊上洒过斑驳的剪影,那处阴影忽闪不定,将他的瞳孔笼罩在暗金下,垂在眼帘下的目光里溢满了柔和。

 

“你也是。”

 

魏无羡顿了顿,站在原地兀自消化了一会儿这三个字背后的含义,蓝忘机已经波澜不惊地闭上眼开始打坐了。倒斗这一行里的规矩不少,他们外出时向来不会选择过于繁琐的衣物,此刻裹在蓝忘机身上的内衫明显紧绷了些,将他小腹的轮廓勾勒的一览无遗,魏无羡犹豫了片刻,起身去拉他的手腕。

 

蓝忘机张开眼,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去洗澡,”魏无羡眼神坚定,微微软了语气,又道:“你……应该,能洗澡的吧?碰到水不会化掉吧……总之,你先去洗个澡,处理一下你的生理反应什么的……其他的,一会儿再说。”

 

蓝忘机半推半就地,由着他将自己拉进浴室。魏无羡的房子是租来的,面积不大,浴室里搁不下浴缸,只能在墙上挂着褪了色的花洒,角落里满是他从墓里顺手带出来的小玩意,堆满了小半个浴盆。他挑挑拣拣,把贵重的、碰不得水的抱出来,哗啦一声摔在床上,手把手地教蓝忘机去拧水龙头。

 

“沐浴露、洗发露、洗面奶,还有毛巾,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冷水,脱下来的衣服丢进这里,洗衣桶。换洗衣物在你左手边,对,那个塑料盆里。”

 

他转过头,去看对方锁骨下的烙痕,和着浴室昏黄的灯光,那疤痕像是块横在皮肤上的骨刺,扎的他双眼生疼。疤痕中央篆着浮夸的太阳图案,轮廓有些狰狞,叫人不寒而栗。蓝忘机静静地听他讲完,抬眼察觉到他的目光,这才动作自然地稍一迈步,转过了身。

 

他说,谢谢。

 

那声音实在是太轻了,语气带着恰到好处的礼貌与疏离,几乎要融进了风里,生生散在耳边。魏无羡点点头,说多大点事儿啊,客气什么,转身却狠狠地关上玻璃门,把自己隔绝在门外。他的脊背紧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滑落下去,蜷缩着蹲在地上,抱住了膝盖。

 

蓝忘机做事认真,学的也快,身后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哗哗的水流声,热气卷上玻璃,留下一层若即若离的白雾。魏无羡侧耳听着水花溅在瓷砖上的声音,只觉得心乱如麻。

 

他没说谎,蓝忘机是真的好看。他不知道古代人的审美标准如何,蓝忘机的样貌要放在现在来看,无疑是一副求之不得的好皮囊。那双眼睛太过澄澈了,完全不像是一个粽子该有的眉眼,金眸潋滟,无论是垂了眼睫、还是半瞌眸心,都好看的不得了。

 

只是、只是……

 

为什么那样惊艳的一双瞳孔,在望向他的时候,却满满、满满都包裹着无以言说的难过啊。

 

 

 

 

蓝忘机裹着宽松的浴袍走出门时,魏无羡正蹲在床边,很认真地端详着床板上罗列成一排的佩剑与玉笛,右手还拿着圆珠笔,在纸面上写写画画算着什么。蓝忘机抄过架子上的毛巾,随手搭在头顶,未干的水珠沿着发梢滴落下去,在地板上留下了一连串的痕迹。

 

“你洗完了。”魏无羡回头,目光化成一缕冰凉的泉涌,平静地垂着,“斗里有点事儿,我要出去一趟。”

 

“我也去。”

 

他赶紧摆了摆手,道:“还是别了。人生地不熟的,到了那边我怎么解释?你在家里乖乖呆着,等我回来再考虑你接下来的去处。”话音顿了顿,“你这副样子,简直就要把‘我不是人’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这不比你们古代,现代人都可凶可凶了,所以千万别乱走啊,蓝湛。”

 

蓝忘机低垂下眉眼,沉默了须臾,轻声道:“……嗯。”

 

魏无羡转过头,不放心似的,侧首看了一眼又一眼,蓝湛依旧垂着脑袋站在原地,发梢上的水珠欢快地向下坠着,不过片刻,便在脚边堆出了一滩水渍。不知怎得,魏无羡觉得这样的蓝忘机看起来特别失落,他有点儿于心不忍,最后只能一步三回头地挪回去,伸出手,指尖搔了搔对方的下巴。

 

“……”

 

“……不是,我顺手就……”

 

魏无羡后退了几步,蹬上鞋子转身就逃,“砰”地一声,重重甩上了大门。

 

蓝忘机轻轻抬手,指腹抚过自己的下巴,眯起了眼。

 

 

 

 

 

此前江澄来电话时,蓝湛还在洗澡。魏无羡心不在焉地拨弄着玉笛下的流苏,随手划开了接听键。

 

“少了个人。”

 

必不可少的一大段数落都被他放空意识掠了过去,直到对方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听筒中炸开,他才猛地回过神,恍惚道:“什么?”

 

“我说,”江澄深吸一口气,“少了个人。你,老前辈,还有队伍里的四个小辈,一共六个人,除你外,我只找到了四个。”

 

“……不好笑,江澄。”

 

“没人跟你开玩笑,赶紧他妈滚过来,斗里是什么地方你不是不知道,再晚一步,怕是连尸体都找不到!”

 

魏无羡挂了电话,看着已经灰暗下去的屏幕发了会儿呆,直到浴室的门阀传来“啪嗒”一声,他才堪堪回过了神。

 

此刻,他抓着卫衣外套一路狂奔下楼,火急火燎地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大事了。


Tbc.

续篇:05



你以为二哥哥会乖乖听话在家里等你吗?

天真。

评论(51)
热度(1270)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