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百岁无忧(《千年古尸》番外)

-是《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的番外篇,与正文内容大体无关

-关于蓝湛与魏婴,也就是前世的魏无羡的故事。

-因为有很多姑娘私信问我羡羡究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羡羡可以转世、二哥哥却成了古尸,思来想去,就写下了这样一个故事。

-正文:01  02  03  04








蓝忘机被下了这世间最毒、最悲、最惨烈的蛊。

蛊的名字,叫做魏无羡。

 

 






《百岁无忧》


 

 

骤变发生在一瞬间内。

 

魏无羡踉跄了一下,眼前模糊成一片斑驳的白幕。刚刚夜猎完毕,他身上还带着未除干净的污泥与草屑,此刻零零散散地落了一地。身后传来杂乱沉重的脚步声,他的耳蜗里嗡嗡鸣响,吵得脑袋生疼。迷迷糊糊间似乎是被什么人揽了一把,脊背贴上硬是的胸膛,耳边徘徊着急促的呼吸,有人在不断呼唤着他的名字。

 

魏婴、魏婴。他听见那人这样叫。太阳穴内钻心的苦楚呛得他喉间腥甜,魏无羡俯下身子,捂着嘴猛咳几声,摊开的掌心里是一片扎眼的猩红。

 

魏婴、魏婴。

 

若即若离,忽远忽近。他皱起眉,甩着脑袋试图将噪音驱赶,却只能换来更尖锐的轰鸣。

 

魏婴、睁开眼。

 

雪花落幕般的光影交错在瞳孔中,他呲牙咧嘴地抬手捂着脑袋,喉间沙哑着,嘶吼出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字句。

 

“魏婴!”

 

轰鸣一顿,视线所及的白翳迅速褪下去,他终于看清了,眼前是花白的灯光,泛白的指尖,蓝湛的脸。

 

“你怎么样?”

 

蓝忘机的手掌扶上他的脊背,热流源源不断地从皮肤相接之处涌入,压制着体内一浪高过一浪的剧痛。魏无羡揪着领口的衣服,试着隔空排出一击灵力,那灵力却像是灭掉的火苗,在指间翻腾着跳动了两下,转瞬即逝,消匿在空气中。

 

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愣住了,顾不得他满嘴鲜血,蓝忘机俯身便贴上他的唇,舌尖在软肉中摩挲着轮廓,吞吐出清冽的气息。半晌才牵出一条细细的银丝。对方定定地支起身子,看着他过分白皙的脸颊,喃喃自语道:“怎么会……”

 

魏无羡把血和着满嘴腥味咽下去,朝他扯出了一个夸张的笑容,道:“垂头丧气地做什么呢,蓝二哥哥,你怎么也有这么失态的一面啊?”

 

他眸光一暗,涌出一缕不易察觉的失落——他自己的身体,他当然最清楚不过了。莫玄羽不过辟谷修为,平时练不得什么耗灵气的法子,连剑诀都捏不出来。而上一世他金丹有损,又在伤未痊愈时、被丢入乱葬岗里,生不如死地过了三个月,倒也歪打正着习得了鬼道。可鬼道终归是鬼道,每一次使用都无疑是浸入脾胃的剧毒,体内积累的怨气越多,召唤出的凶尸越强,他的身子也就愈发危险起来。

 

这一场夜猎着实是狼狈了些,召唤出的凶尸一波跟着一波,潮涌似的,刹那间便吞没了整个山腰。可他着实没想到自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过区区一场战斗,竟然连肝脏都被崩裂吞噬,满腔温血不上不下地卡在喉间,最后全数呛入鼻腔。他伸手抓住蓝忘机的衣袖,留下一个扎眼的血手印,嘴里的血咽了又咽、吞了又吞,最后还是沿着嘴角溢出一缕鲜红,打湿了皮肤。

 

“……魏婴。”

 

蓝忘机的声音沉下来,揽住他的肩膀。温润的灵气柔和得好像毫无棱角的暖流,沿着骨缝一路流通,涌入四肢百骸。可魏无羡心里明白,他早在几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出了异常,毫不夸张地说,莫玄羽这幅身子早就成了一个随时可能灰飞烟灭的空壳,不管是他还是蓝湛,都应该早早做好了心理准备才对。

 

……可蓝湛终归是不想面对的。

 

他也一样,没人想要再体会一次死亡是什么感觉,哪怕他再坚强,再天不怕地不怕,都不想。

 

“蓝二哥哥,你笑一个呗。”魏无羡咧开嘴,猩红的液体翻腾出血泡,漫湿了下巴,“你别这么看着我呀,我是说,你……”

 

骤然坠落的水珠砸在脸上,吞并了为出口的字句。话的尾音没入一阵急促的抽气声中,他止住话头,怔怔地瞪大眼睛,手指不自觉地抓紧了布料。

 

蓝湛在哭。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在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蓝忘机哭,更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居然可以这么神色淡然地、面无表情地流眼泪。在他的印象里,蓝忘机统共只流过两次泪;一次在玄武洞,为蓝家家主流,一次在他面前,为他苦守十三年的表白流,至于他死后的那几年,蓝忘机有没有哭过、不夜天一战后,带他回到乱葬岗时有没有流过泪,他都不得而知。

 

“你别哭,蓝湛,你别哭啊……”

 

魏无羡慌了,手忙脚乱地伸手想要去擦蓝忘机脸上的泪痕,却在他白皙的颊侧留下一条狭长的血痕,他有点儿尴尬地缩缩手,拽过干净的袖子套在手上,仔仔细细地擦去那些晶莹咸涩的液体,抹得袖口温热,湿润粘腻。

 

“你哭什么啊,”他期期艾艾地笑了,眉眼勾勒出微微翘起的弧度,濡了亮晶晶的水光,像极了那年云深不知处中,伸手递出一坛天子笑的十五岁少年。“你换个角度想想嘛,你等了我十三年,现在要换一换,该我等你了。含光君,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蓝忘机不答,眼泪还在无声地流,沿着蝶翼似的下睫坠成线珠,全数拍在了魏无羡的下颚。

 

“……不过,还是算了。”魏无羡话音一转,生生咳出一口淤血,只觉得体内的器脏又撕心裂肺地疼了起来,连声音都不自觉弱下了几分。“……你看,你最了解我了。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特有耐心,你慢慢来,慢慢走,别急着来找我。”

 

“阴曹地府不是什么好地方。那儿啊……我去过一次,又黑又冷,又没人烧纸钱,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在你们蓝家抄家规来的痛快。蓝湛,你别来,好好活着,别来。”

 

他说完,又是“哇”的一口血从唇齿间喷洒而出,将胸前的布料浸湿渗透。指节无力地垂下去,连丁点灵气的苗子都使不出来,魏无羡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白发青,颈边血管暴起,嗓音中翻滚着“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在竭力隐忍着痛苦。

 

蓝忘机扣住他的后脑,与他交换一个兀长缠绵的亲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用心、都要温柔。舌尖勾画着唇齿的弧度,将他口中腥甜的鲜血全部卷入舌中咽下,眼泪从唇瓣相贴的缝隙中挤入,在舌苔上化成一片酸酐的苦涩,流入味蕾,一路苦到了心坎儿里。

 

魏无羡觉得挺好。最后能在蓝忘机溺死人的温柔中结束这一切,他特满足。

 

体内的热量与力气都在电光火石间尽数泄出,他实在没力气再去回应蓝湛的亲吻了,窗边破出黎明破晓的第一缕光芒,他满眼映着清冷柔和的光晕,像个熬夜乏困小孩子,轻轻打了个呵欠,气若游丝地说,蓝湛,谢谢你,谢谢你。

 

蓝忘机不语,拥抱着他的双手颤得厉害。他也就安然理得窝进蓝忘机的臂弯,自顾自地笑了哭、哭了笑,最后一头撞进爱人的怀里,低声说,你要百岁无忧。

 

蓝忘机闭了闭眼,说,魏婴,你真自私。

 


“你走后,我岁岁年年,年年岁岁,不得无忧。”


Fin.


是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居然有人说04很虐,请你们对比一下,看看04是不是超大的甜饼了?【邪恶的笑容.jpg

评论(58)
热度(946)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