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5)

-千年古尸叽x假的摸金校尉

-梗源珞珞 @负数限定 

-前文走:01  02  03  04

-其他篇目:文章索引

-我做到了,我更新了,我居然没坑,虽然写的好像shi一般难吃……









《和千年古尸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5)》





魏无羡来得迟了些。南方的天气刁钻,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气转眼便阴沉下来,一场急雨说下就下,出租车的车胎碾入水潭,溅起一滩混沌冰冷的水花。

 

他敲着后颈,懒洋洋地将外套斜斜搭在肩膀上,刚推开门就被江澄抓着衣领拎了进来,干净的毛巾措不及防糊了满脸,魏无羡甩甩满头水珠,脸皮颇厚地笑笑,捏着毛巾就往脸上蹭:“谢了哈,师妹。”

 

“滚。”江澄抱臂看着他,咬牙切齿地将嘴边的脏话憋了回去:“……我需要一个解释。”

 

魏无羡给了他一个“事情很复杂我说不清楚”的眼神,手上动作不停,脑袋却稍稍一歪,装起了无辜:“什么解释?”

 

“你心里清楚。这一趟你没少作妖,拉着四五个人同你一起去那么偏僻的地方,灯灭还逞强,现在倒好,人丢了一个,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他说着,微微眯了眯眼,手指搭在肘尖缩了缩,扯出几道深浅不一的褶皱,“……或者说,我更好奇的是,你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记不清灯灭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魏无羡眼皮都没眨一下,甩手将湿透的毛巾丢到了一边,“是啊。蜡烛灭下去的一瞬间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墓外了。这不,第一个就联系了你。”他眉眼弯弯,说的有模有样,心里却打起了退堂鼓,一方面感叹蓝忘机带出来的东西果然神奇,说失忆就失忆;一方面却又忍不住地小幅度挪移视线——要知道,江澄可没那么好骗。

 

果然,对方沉默一会儿,低头冷笑了一声,“鬼扯。”

 

那双泛白的薄唇张张合合,字句无间断地砸在魏无羡的耳朵里,掷地有声:“灯灭是我乱说的,他们的记忆只到你发现棺椁为止。知道什么叫不打自招吗?”

 

魏无羡面不改色地眯眼笑着,“不知道。”

 

“好啊,那我说得再清楚点儿——蜡烛真的灭了,而你什么都记得。”

 

沾到发梢的水珠从发间滴滴坠落,砸在柔软的沙发缎面上。

 

魏无羡下意识地抓握住手下的布料,羊绒在指间拧成皱巴巴一团,湿透的衬衫还在不断渗透着凉意,寒风直接没入了心尖。窗外雨点如麻砸落,噼啪的声音听得他心底直打哆嗦。江澄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就如他所说那般,在等着他的解释。

 

“……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误会。”

 

他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话,这显然不是江澄想要听到的答案,对方眉间的褶皱蹙得更深,拳头捏的咯吱作响,“……你给我搞清楚权衡利弊,魏无羡。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一条人命,那是古墓,不是什么劳什子的旅游景点,除了回去找,我们别无选择——你至少该告诉我,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魏无羡噎了一下,旋即扭开了头,逃避意味分明。

 

江澄一肚子的火气“噌”地一下便点燃了。

 

“给你留路你不走,是吗?”

 

他眯起了眼,下意识撩了撩衬衫袖子,露出一截小麦色的皮肤,拳头在身侧猛然捏紧,迸出了泛青的血管,“魏无羡,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魏无羡也来了脾气,梗着脖子倔道:“我也没想和你商量。”

 

下一秒,江澄的拳头就招呼过来了。

 

江澄打人,他是领教过的,高中时期他们没少一起打过架。他这师弟这次着实是下了狠手,实打实的力气,砸到身上就是一声闷响。魏无羡想不通自己是哪句话点着了他,也不好还手,只能勉勉强强地后退。饶是躲躲闪闪,背上还是挨了结实的一记,蝶骨刹那间便是一阵剧痛,他忍无可忍地伸出手,迎着破风声截下下一击,吼道:“江澄你他妈抽什么疯!”

 

“我才想问你是哪根弦搭错了!”江澄狠狠抽出手,后退几步,掌心在推搡中被摩擦得泛红,“瞒着我有意思吗?嗯?这事是小事吗?人命,那他妈是一条人命!”

 

他缓了口气,先前那会儿打得急,准头不够,好几拳都砸到了墙上,这会儿腕骨已经突突地疼了起来。魏无羡张了张口,嘴边的话翻来覆去辗转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不就是找人吗?”他抬头看着江澄,满肚子的火气被强行压回去,语气几近咬牙切齿,“你不会好好说话吗?找人是吧,成,我回趟家,收拾一下东西,晚上来这儿找你。今儿个要是找不到人,我蹲在斗里不上来了,你看成吗?”

 

他说的痛快,丝毫没打算隐藏一下语气中冷嘲热讽的意思,江澄自然不会察觉不到,只挑了挑眉,不怒反笑:“成啊,当然成。可你要是跑路了怎么办?收拾东西,多麻烦啊,走,我开车载你回去,也省得你来来回回再跑一趟,是不是?”

 

魏无羡的脑袋里“轰”地一声,瞳孔骤缩,头皮开始阵阵地发麻。

 

“……”

 

江澄见他沉默下来,紧跟着追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你金屋藏娇啊?”

 

是,是藏着点什么,不过不是娇,是个粽子。

 

魏无羡心道你快闭嘴吧,双手不自然地搭在膝上收收放放,十根指头搅在一起盘绕着,指缝里渗出了冷汗。

 

雨已经停了,窗子大敞着,屋里闷热的空气变得温润起来。江澄仍然抱臂站在沙发旁,等着他的回复,魏无羡如芒在背地坐了一会儿,最终喉结上下一滚,哑着嗓音艰难道:“……知道了。”

 

 

 

 

蓝忘机睁开眼时,太阳还没落山。

 

打从魏无羡离开起,他就一直在闭着眼打坐,这会约莫着已经到了酉时,街上的喧闹声收敛了些许,却还是吵吵嚷嚷得,惹得人耳膜生疼。他生前是修行人,六感颇通,哪怕是隔了一条街的嬉笑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一番打坐下来自然是如坐针毡、得不偿失。

 

屋里没有开灯,身上的衣物还残留着廉价洗衣粉的香味,并不刺鼻,却也说不上有多好闻。

 

他窝在皱成一团的被子中坐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翻身下了床。

 

房子是魏无羡租来的,房东太太前几年刚离了婚,对方给她留了一笔巨额赔偿金,明明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却苍老得头发都白了一半,儿女都远在大城市里忙得昏天黑地,平日里就只有几只雪白雪白的小奶狗陪着,也算是心满意足了。这屋子不大,又被魏无羡的各种小玩意儿堆得满满当当,可以落下脚的地方一只手数的过来。蓝忘机绕过地上的瓶瓶罐罐走进厨房,瞥见瓷盘里那些已冷却的、红火扎眼的菜式,微不可闻地愣了一下。

 

再一扫案板,没切完的辣椒粉散了一桌子,旁边几个大小不一的碗里都装着加了辣的配菜,瞧着便让人望而生畏。他不免有些担心魏无羡的胃,却又不可遏制地、轻轻松了一口气。

 

——瞧,果然是你。

 

他轻舒口气,像是终于放心了似的,转身离开了。可这步子还没迈稳,就见着不远处有个白花花的小东西正跌跌撞撞地朝这边跑。小家伙儿的尾巴摇得欢实,横冲直撞地直接撞上他的小腿,整个身子仰翻在地上,扑腾着四条小短腿,模样笨拙又吃力。

 

蓝忘机身子一僵,下意识地弯下腰背,指腹揉了揉小家伙儿温软的肚皮。

 

他生前并不喜欢狗,一来魏无羡怕狗,二来,金凌的灵犬着实惹过不少乱子,即便在市集上见着了,他也会带着魏无羡远远避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这只……

 

……怎么说,有点可爱。

 

“对不住啦。”

 

女人低哑的嗓音伴着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蓝忘机当即直起身子,手掌握拳收进了袖管中。小奶狗还在因为肚皮上突然停住的抚摸而不满地汪汪直叫,房东太太拖着沉重的步子,从阳台的另一侧绕过来,扣了扣玻璃门,“那小东西是不是溜进来了?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

 

蓝忘机不答,房东太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道:“没见过你啊……小魏的朋友吗?”

 

不用说都知道“小魏”是谁。他的眼神在对方奇怪的服装上停留了片刻,闷闷地应了声:“嗯。”

 

“也好,也好。”女人一把捞起幼犬,夹在臂弯里,嘴里嘟嘟囔囔地往回走,“许久不见他带朋友回家了,好、好,年轻人,还是要多交些朋友得好……”

 

蓝忘机闭了闭眼,忽然觉得心底特别烦躁。

 

静不下心。

 

无法集中。

 

想见他。

 

——想见他。

 

他不再犹豫,随手在床头抄过一根什么带子挽住头发,翻窗跃出了屋子。

 

 

 

 

钥匙与锁扣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格外清脆,江澄就站在身后几步远的距离内,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目光几乎要他的背后灼出个洞来。魏无羡慢慢悠悠地转着钥匙,脑袋里飞快想着一会儿该怎么解释蓝忘机的身份。

 

这一趟下来刚好赶上了人潮高峰期,机动车道堵得水泄不通,让江澄不耐烦地直锤方向盘。一路上拖拖拉拉地前进,到家楼下时已经是临近八点了。天色已暗,把蓝忘机一个人锁在家里闷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但愿不会才好。

 

他深吸口气,锁芯发出“啪嗒”一声,缓缓向外弹开。江澄走近了几步,魏无羡正要开口把自己为蓝忘机编出的一长串身份名称背出来时,忽地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

 

屋内仍然是他走时的模样,所有的东西都在原处规规矩矩地放着,除了那扇已然打开的窗子。

 

窗外夜色如磐,窗内寂静如常。

 

“……蓝湛?”

 

Tbc.


下章:06



好了好了,千里寻夫了解一下……

评论(62)
热度(1188)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