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心声明

没记错的话,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在一月份。在我产过了瑞金的《葬歌》后,有人立刻就来私信找我说:“太太,您的文写的真不错。这里是艺术生,想给您寄印象绘,可以吗?”语毕并附图几张手绘人设,画的的确不错,我同意了,把地址给了她。

可真正收到东西的时候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手绘图的确还在,一共四张,每一张都是我的人设,不同的姿势,不同的装束,唯一相同的是,四张图的脸部被红笔涂得满满当当,看起来毛骨悚然。

画是画在白卡上,装在了塑封袋中,打开塑封袋后,从四张白卡的间隙中掉出了锃亮的刀片。

长六七厘米的、美工刀的刀片,噼里啪啦地往地上掉,听得我胆战心惊。

那时候我刚下自习室,睡前才想起来自己有快递没拆,关着灯,躲在被窝里,拆开快递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那是我第一次被人真正意义上地“寄刀片”,整个人都吓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当时还算是冷静,没哭也没闹,只是坐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然后坐在床上抱着手机通宵一晚上不敢合眼,直到第二天起来去补课的时候,头皮还是麻的。

寄件人的名字叫做“一个人的秋天”,联系电话是由一大串“1”和“0”组成,地址只添了一个省份,不用猜都知道全是假的。我这边天气较冷,一月份的时候还在下雪,于是我把画和刀片裹在报纸里,在雪地里挖了个坑,点上火烧了。

那是我的噩梦,即便在四个月后的今天提起来,还是会觉得崩溃。

事后我去找了当时联系我的妹子,但是对方早已销号。

网络是把双刃剑,隔着屏幕不见人心,真的很可怕,一旦出了事情,你连查,都不知道该从何查起。


今天收到的快递更为彻底,快递单是圆通黑白打印的,寄件人的所有信息都被黑色油漆笔涂得死死的,丁点文字都看不到。

一般有人来私信管我要地址,我都给了,最近一次私信说要寄礼物的在一个月前,我给过的地址的确太多了,要一个一个对峙的话,根本数不过来。

我只是个业余写手,我只是在上课的空隙中抽空来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你不喜欢我的文,可以,请你屏蔽我;你不喜欢我的人,好,请你拉黑我。

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要你寄这么多在灯光下泛着冷光的东西来恶心我、恐吓我?

以后,非亲友、非互关老师,请不要来管我要地址了。谢谢你们的好意,如果真的喜欢我,就请多鼓励我一些吧,不要给我寄小礼物了。

道理我都懂,谢谢安慰我的人,我去冷静一下,暂时不一一回复了。

谢谢你们,但我是真的怕了。

以我为戒,请大家保护好自己。

愿你们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评论(87)
热度(305)

© 居然是沉柒 | Powered by LOFTER